伴我长大的潮州大锣鼓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1-22 15:03:20

 

伴我长大的潮州大锣鼓

廖锦源

转眼之间,又是一年佳节到。每年春节,潮州的许多地方都会举行庙会活动,庙会队伍中的锣鼓队往往是其中最大的看点。一面面缀有祝福语的“标”旗,深情投入的鼓手和扛着大铜锣的小孩子们,还有那热烈激昂的锣鼓声总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每当锣鼓声响起,锣声飘荡云天,鼓声回震山水,云天与山水间飘荡着这震撼人心的音乐,音乐声中陶冶了这一方勤劳勇敢乐观的人民。潮州大锣鼓宛如黑暗的天空中闪亮的星星一般,点缀着潮人的天空,寄托着家乡人民的新年愿景,也给这里的人们带来了节日的喜庆和浓浓的年味。

潮州大锣鼓概况

潮州大锣鼓是一种由锣鼓乐与管弦乐组合而成的演奏形式,由历代相沿的鼓吹乐类演变而成,是潮汕地区最具群众性的乐种之一。


潮州大锣鼓源于古中原文化,在唐代,有一种以打击乐为主的鼓吹乐,常在庙堂祭祀、迎神赛会或节日欢庆活动中使用。潮汕人的先祖从古中原南迁而来,带来了这种气势恢宏的广场艺术,并在宋代逐步形成了独特的潮州大锣鼓。每逢节日庆典,大锣鼓班便列队游行,穿街走巷,或集中广场台榭,进行演奏比赛,并成为潮州民间习俗。 

潮州大锣鼓的音乐格调绮丽清朗、刚柔相济。乐队中的领奏乐器唢呐以麦杆为哨,发音柔美,司鼓艺术与我国拳术、剑术相结合,别具一格。潮州大锣鼓总共有十八大套曲目,比较知名的有《六国封相》、《关公过五关》、《抛网捕鱼》、《八仙庆寿》、《双咬鹅》和《闹鸡》等。

经过演变和发展,逐渐形成了现在这样“吹、打、拉、弹”俱备的综合性吹打乐队。吹管乐器有大唢呐、小唢呐、大笛(横笛)、小笛(俗称箫仔)、箫等;打击乐器有的鼓、苏鼓、中鼓、大鼓、苏锣、深波、斗锣、钦子、亢锣、月锣、大钹、小钹,铜钟,云锣等;拉弦乐器有二弦、椰胡、二胡、胡弦等;弹弦乐器有小三弦、大三弦、琵琶、月琴、扬琴等。潮州大锣鼓以打击乐为主,是以大鼓为中心,以唢呐为领奏的大型合奏形式。鼓手既是乐队主奏,又是乐队指挥。鼓手槌击鼓心、鼓边、鼓沿,采取响击、闷击、重击、轻击以及节奏变化,手槌加花等手法,指挥着乐队的演奏。潮州大锣鼓流行于粤东、闽南以及东南亚一带,凡是有潮汕人的地方,就有潮州大锣鼓的风采。

                           

难忘的学锣鼓经历

家里大人都喜欢潮州大锣鼓,从很小的时候起,家里就挂着长笛、椰胡、唢呐等乐器。印象中我爸只要在闲暇时候都会拉椰胡,虽然拉的都是那几首曲子,但他总是乐此不疲,也许那是他最大的消遣了。妈妈和我们有时要看电视或是聊天,就叫他别拉了,但他从来都是不理会我们的。后来我爷爷自己买了一套锣鼓,临近过年他就把乡里老老少少请过来一起排练,为的是过年时候可以在村里庙会的时候热热闹闹,过个大年。锣鼓队的排练场地就在我家,于是我从很小就开始学打铜锣和大钹。村里在过年的时候都有组织打锣鼓,一般是在过年前的十来天就开始排练,在打锣鼓过程中的一些经历也成了我最宝贵的回忆。

练习演奏锣鼓的时候,锣鼓先生就在旁边坐着,一边指挥着鼓手打鼓,一边听其它乐器是否都打对了,手和脚打着不一样的拍子,分别指挥不同的乐器。据说锣鼓队中的乐器,先生可是样样精通的,他态度非常认真和投入,大家对他都很尊敬。一起学锣鼓的人当中很多还是我的同学和邻居,大家都学得很认真,打铜锣的有时会多打几下,大家都停下来了有人还在那“咣、咣、咣”地打,这时往往会引来一片笑声。周围的很多邻居也闻声前来看热闹,虽然还没过年,但热闹的场景已可见一斑。小时候那些年龄跟我相仿的都比较贪玩,一到中途休息,大伙一哄而散,不见人影了,等到快开始了,要拿个铜锣敲一阵大家才回来。练完锣鼓后会有宵夜吃,不知是不是因为打了一晚上体力消耗太大的缘故,大伙一吃就是两三碗肉粥,过了这么多年,当年吃粥的感觉依然那么的难忘和美好。吃完宵夜后晚上的排练就结束了,伙伴们却舍不得太早回家,因为“抓迷藏”活动马上就要开始了。一般我们会选一块场地作为藏身点,比如几个柴草堆、几间旧屋子、鱼塘边的荒地等,几个人中选出一个人来找,其他几个人就去躲起来,只有把人都找出来游戏才算结束。有一次一个伙伴躲在池塘边上的一个隐秘角落,结果不小心掉到池塘里去了,大伙赶紧把他拉上来,感觉既害怕又好笑。记得我第一次参加锣鼓队巡游是在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乡里组织锣鼓队去镇上拜年,来回路程都要六七公里。那时学的是敲铜锣,一个铜锣要十来斤重,由于个子太小,力气不足,我和另一个小伙伴被分配去扛横批了。刚好那天天气不好,吹着风又下着小雨,上坡的时候那横批被风吹得摇来晃去,两个人扛着面横批在风雨左摆右晃,半天下来两人都精疲力尽了。村里闹节日的时候,天没亮我们就要起床,在规定时间内赶到集合地点,伴随着鞭炮声,锣鼓队就开始巡游了,扛着很重的铜锣,穿梭于村里的小巷祠堂,一天下来,不管是大人小孩都筋疲力尽。每次庙会结束,就能拿到一个红包和一对桔子,寓意大吉大利。


从读小学二年级到读大学,每次村里打锣鼓我都参加,可以说我是听着锣鼓声长大的。无论在何时何地,只要我一听到锣鼓声,我就会被它铿锵有力、充满独特魅力的声音所吸引,我的心弦随着锣鼓声的震动共鸣,我的热血随着锣鼓的节奏而奔涌!韩江边滋养着一代代潮人。往事历历在目,这些欢乐的故事,伴随着韩江边潮人的生活如波似浪,涌上心头……

(插图来之网络)



友情链接:

精彩回顾:

潮汕人的水性精神

陪母亲听潮剧

“八角九进士”故里轶闻初录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