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时光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8-02 12:43:32


现在大概是东京最好的季节了吧。

满街头的樱花树,像粉色的云一般延伸到天空。空气凛冽,蓝到透明的天空,偶尔有微风刮过,吹落粉嫩的花瓣。空气都似乎是甜的。

在这种时节,真的是遇到怎样悲伤的事情都觉得可以撑得过去的吧。


我其实是有暮春感伤症的,“更能消几番风雨,匆匆春又归去”这种,心情会很低落的。往年的三四月份,我都是在(相对全年来说)非常低落的情绪里度过的。但在今年东京,似乎因为气候不同,连这种感伤症也一并治好了。


想想日本人的话,在这个时节毕业、这个时节离开家乡奔前程、这个时节被花粉症折磨,估计是一边痛一边快乐着的。而像我这样的异乡人,因为没有生活真实感&花粉症的关系,反倒轻飘飘,只能记得樱花飘落的美好。


中午吃饭的时候,吃饭地方隔壁居然有现场演奏,而且还是真正的表演级别的艺术家。器乐是我喜欢的小提琴和电子琴(如果有大提琴就堪称完美;另外电子琴而不是钢琴是因为地方铺不开)。


拉的曲子也是炫技类的偏多。一首《Por Una Cabeza》(一步之遥),一首《卡门小提琴狂想曲》,中间夹杂抒情系列。

我就发现我自己很没有出息,听《一步之遥》的时候,小提琴高潮撕扯部分,我拿筷子的手是抖的。(真的不是帕金森!)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想想真是稍稍微有点丢人的。我觉得我的同事们估计要么觉得我做作,要么觉得我是神经病,哈哈哈哈哈哈。但这首曲子真的拉得很好,如泣如诉、如思如慕的感情表现得很好。我差一点哭出来,寄几控制不了我寄几啊。


后一首《卡门小提琴狂想曲》因为技巧要求更高的关系,其实演奏的时候,似乎已经改过谱子了。但是哦,仍然有一些失误,不过,能够现场演奏这支曲子没有失误的话其实很难。可以理解。大师们在录音棚都不知道要录几遍呢。音乐会的时候,小提琴首席也常常需要掩护的。


下午的时候,又和同事们以开会的名义混到隔壁的樱花树下的咖啡馆,喝着咖啡看满街的樱花树。瞬间get鲁迅文里的“火烧云”。(上野的樱花烂熳的时节,望去确也象绯红的轻云,但花下也缺不了成群结队的“清国留学生”的速成班,头顶上盘着大辫子,顶得学生制帽的顶上高高耸起,形成一座富士山。也有解散辫子,盘得平的,除下帽来,油光可鉴,宛如小姑娘的发髻一般,还要将脖子扭几扭。实在标致极了。)


日语里,形容这种“一瞬”叫儚い(hakanai),但其实吧,拥有一瞬也是美好的。何况,其实不是一瞬,而是足足一周啊。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