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洁:中国式的绝望主妇,谁不是一边闹离婚,一边生二胎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7-25 09:48:06


1
第一章 黑暗中的王者

晚风拂来,顾晚安的酒醒了一些,睁开迷离的眸子抬起头看了看。

龙天不夜城。

太高,头有点眩晕。

一个小时前,荣夫人生怕她会缠着荣西择,跟她说了狠话。

“顾小姐,你如果还是个明事理的人,就别再缠着我儿子了。”

“你不过是顾家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不被承认的存在,有什么资格跟西择在一起,别恬不知耻!”

“西择跟你姐姐曼珠马上就要订婚了,你这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有什么资格跟顾家的大小姐比?你若还肯为西择好,就滚远一点……”

在她甩上门之前,顾晚安抿着苍白的唇,不甘屈辱,“荣夫人,什么我缠着你儿子?当初是你儿子追求我的!”

在身后荣夫人一脸怒恨时,顾晚安转身离开了荣家。

走在夜市繁华的大街上,夜风凉凉地吹,眼泪轻轻地流。

荣西择是和她从高中时认识,至今相恋了5年的恋人。

二人毕业后前赴英国留学,荣西择去年回国,他们约定今年等她回来就结婚。

塾料等她回来,荣西择现在已经变成了她同父异母姐姐的男朋友……

再狗血的悲剧发生在自己身上,都不可能笑得出来。

在街头酒屋喝了几杯果酒。

晕晕乎乎地走到了‘龙天不夜城’。

‘龙天不夜城’是龙天国际旗下的娱乐产业。

龙天国际,世界上最大的跨国集团之一,由帝国豪门龙家所创!

看着这个纸醉金迷的地方,顾晚安呵呵地笑了两声,“西择,既然你不想见我,那以后就不要怪我……”

她赢弱的身子晃了晃,打了个电话给顾父答应明天去相亲。

不知是酒的后劲还是什么,她身体开始有些燥热。

顾晚安无力地扶在一边的车旁,发了个消息给那个人,“叔叔,我决定听你的,天涯何处无芳草,既然西择他选择了我姐姐,那我放弃了……”

他一如既往地很少回信息。

除了她有麻烦时,他的人会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及时出现外。

那个神秘的男人一般也不接她电话,也不跟她见面,只偶尔会回她信息,就像是黑暗中的守护神。

无论是在国内还是留学在外时,她一出事打个电话他的人会立即出现,似乎连国外也有他的人。

并且她喊他‘叔叔’,他也没纠正。

“叔叔,我能见下你吗?”她又发了一条信息过去。

发完信息之后,顾晚安扶在一边剧烈的呕吐起来。

这座不夜城是本城最出名最大的销金窝,有钱人最喜欢寻欢作乐的地方。

肩后一只手抓过来,一个男人狭促地盯着她绝美的瓜子脸,“美女,哪里不舒服吗?我带你去休息好不好?”

顾晚安大脑一片混沌,下意识地拍开香肩上那只咸猪手。

“放开我……”

“你喝多了,走,叔叔带你醒酒去。”

男人乐呵呵地扶着她发软的身子,笑得猥琐而恶心。

叔你个大头鬼!

顾晚安知道情况不妙了,正恐惧地想喊叫,耳边骤然响起这个男人的惨叫声——

男人被人折断的手一松,顾晚安跌倒在地上。

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很多熟悉的黑色身影从酒店里面出来。

领首的黑衣人背着手看着地上的顾晚安,说,“把顾小姐带上去。至于这个男人,把他那只手废了……”

叔叔,你终究还是来了……

顾晚安露出了甜甜的笑,安心取代了恐惧。

那个男人就像黑暗里看不见的庞大巨兽,温柔地将她捧在手心,但凡冒犯她的人,粉身碎骨!

——

夜空下的龙天大酒店前,再次响起了男人血腥的嚎叫声,但几秒之内又被人抹逝地干干净净!

有直觉灵敏的街头记者花钱打探消息,但酒店的工作人员显然不敢透露半个字。

大家很快明白,有这个势力让整个龙城都为之诚惶的人物,只有一个人——

商业帝王,龙墨绅。

在这个商业之国,帝国豪门龙家只手遮天。

而龙大少龙墨绅便是那龙家继承者,跨国集团—龙天国际现任的掌舵者,跺一跺脚D国商界为之三颤的男人。

更有传闻,那个可怕的男人甚至掌控着国内整个地下的暗势力!

龙天酒店大厦顶层,俯瞰整座不夜城区。

一个神秘的男人在落地窗前,坐在欧式复古的单人沙发上面,俯瞰着下面的一切。

他穿着白衬衫,西装长裤,搭着腿,嘴里一支雪茄,幽深的眸瞳映着外面星点闪烁的夜市灯火,潋滟无双……

但从后面,只看到他挺拔俊美的坐姿,以及踩在地上高贵锃亮的皮鞋。

这是个年轻的男人。

“先生,顾小姐带来了。”

手下将醉熏熏的女孩儿放在他旁边。

顾晚安已经神志不清了,身体一软,倒在男人脚边。

“叔叔。”酒精下,意识模糊的她爬过去依偎在他的膝上,像一只温顺的小猫咪。

她微笑着将脸往他高档的西裤上蹭蹭,闻到了空气中如CoolWater淡淡的男士香水味,低调而奢华。

“我终于……见到你了。”顾晚安抬起红扑扑的脸,视线模糊地看着他黑暗中的脸庞轮廓,“你是谁呢?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咦?你好像没那么老……”

她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脸,很疑惑。

手指尖传来这张脸庞肌肤的冰凉感,有点绷紧。

虽然看不到,但这张脸想必不是一般的英俊,五官立体,宛如神赐。

摸在手上,触感很柔滑,有一种很分明的优美轮廓感,令她想起美术馆里陈列的艺术雕像。

旁边,为首的保镖见到她无礼的举动,诚惶诚恐,“顾小姐,你……”想上去阻止。

但见阴影中的男人没有表示,又忍制了下来,关上房间门退了出去。

“你想见我,就是来跟我发酒疯?”

男人声音像大提琴低低沉沉,又畅远清晰,从头顶飘下来。

顾晚安眨了眨迷离的眼,黑暗中努力想看清他的脸,可最终只是徒劳。

“你记好了。”他修长的手指,捏起了她精致的下巴,“你的心,你的人不属于任何一个人,因为你是我眷养的,明白吗?”

他的声音,如此磁性而迷人,语气霸道却又充满权威男人独有的宠溺感。

 
2
第二章 今晚,我是你的……

“呵呵。”顾晚安唇瓣挽起,妩媚一笑,横坐在他腿上软软地搂着他,在他耳边吐着热气,“遵命,今晚,我是你的……”

身体异常的燥热,让顾晚安呼吸开始急促。

好热!

她有些烦躁地扯着身上的衣服,想驱散体内源源不断的燥热。

黑暗中,男人深奥的瞳眸看着这个撩人的小女人,眼睛眯了眯。

夜色变得暧昧,月华从落地窗射进来,他细长的眸子魔石般深邃惑人,夺魂摄魄!

他看了这个小女人一会,她肩头衣衫斜斜地滑落,眸光扫过她已经曼妙成熟,散发着馨香的美好躯体,“……你知道你在说什么么?”

“你说,我是你的……”

酒精之下,她迷离地笑着,也许并没听明白他话里的深意。

……

但他是个男人,是个生理正常的男人!

即使他有着神一样的意制力,但神一般都对于妖精特别眷顾。

平时,他并没有动这个女人心思的打算,不过,她的话撩起了他不一样的热火。

属于男性的大手,抚上她的腰,腰肢那么细。

她相对于他来讲,那么娇小。

或许,她都容纳不下他。

“会很疼,你不怕?”黑暗中,他戏弄地问了她一句。

顾晚安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勾着他的脖子,她的脑子越来越昏沉了,眼前的景物变得幻散。

身体很热。

一种她觉得陌生而又隐隐暗示着危险的燥热。

她看着眼前男人的脸庞轮廓,恍然间,又变成了荣西择的脸。

那个变成了她姐姐未婚夫的男人。

西择……

心好痛。

顾晚安捧着眼前这张脸,将唇凑了上去。

男人菲薄的唇张了张,细长的眼线微眯,“这是你自找的,不要后悔。”

继而,他温暖的大手轻轻托起了她的后脑,被这个小女人稚嫩的缠绵所吸引了。

他身边的女人无数,但没有一个有这个小女人如此甜美可人。

他将她抱在了膝上,在落地窗前上演了一曲旖旎的缠绵之舞。

夜色如胶,她身体柔软得一如他想象中的……

——

第二天,当第一缕晨曦照在顾晚安美好的睡颜上时,她微微皱了下眉心,睁开了眼睛,大脑两秒的反应后,她想起什么瞬间坐了起来!

眼前是奢华得夸张的总统套房!

她没有穿衣服。

掀开被子一看——

一抹红梅。

完了。

她昨晚果然跟人酒后乱那啥了……

这块不夜城中心是本市最为奢靡之地,发生什么都不奇怪。

最坏的情况就是,昨天那个跟她在一起的不是‘叔叔’,而是陌生人……

毕竟,那个男人是从未在她面前出现过的。

“呵呵。”顾晚安抱着膝,心酸晦涩地扯了扯唇角,“西择,这估记就是冥冥中的缘份吧。”

他背着她跟她继姐在一起了,她为他留住的东西也给了别人。

手机欢快地响了起来!

顾晚安突然想起今天是答应顾父去相亲的日子。

她看了一眼,果然是顾父打来的,抹了抹湿润的眼角接起,“喂,爸爸……”

“安安,你在哪里?你昨天不是跟我说你答应去相亲了么?我可是答应了那个男人,你别让我难做……”电话里,顾父的声音焦躁地传来,似乎非常担心她会不出现。

顾晚安一边穿好衣服下床,一边穿鞋子,“放心,我既然答应你了就一定会来,我现在坐车过去。”

她决定就当昨晚的事是一场任性的梦,不要再跟这个男人见面了。

挂了电话后,打开总统房间大门就冲了出去!

连守在外面的两个黑衣保镖她都没有看到。

——

一个小时后。

龙墨绅回到龙天酒店顶层,他的专属歇息层区。

黑色笔挺的典雅西装,将这个男人英俊高大的身躯塑得像贵族的绅士一样优雅高贵,袖口的金色袖口扣中,印有一个名字开头字母的‘L’。

两个保镖向他鞠了鞠说,“先生,顾小姐刚才走了。”

“我有说让她走么?”他环视着华丽而空寂的房间一圈,没有看到那个小女人的身影,声音沉了下来,“连个女人都看不住,我不需要没用的下人。”

两个保镖脸色一变,立即冷汗湍湍,“先生,我们不敢拦……”

因为这个顾小姐是先生的心尖宠,这大家都知道。

“我的话不想重复第二遍。”

清冷的声音不容置笃。

那两个保镖不敢再支声,马上退下去了。

男人迈着优美的步代走向房间中的吧台。

红色的酒液,入口柔滑。

一如美人的唇。

他舌尖邪肆地撩过上唇,眯了眯眼……

似乎上面还留着昨夜少女的馨香。

那张充满魅惑的男性脸庞上,笼着一层淡淡的冷漠,他并不是对每个人都那么温和。

这个手段狠戾的男人,作为他的眷宠,顾晚安只是不知道他的可怕之处。

男人的心腹溟夜又带了几个保镖及时地替换,站在了门外面。

“先生。”溟夜走了进来,恭敬地将手上的文件夹递给了他,“调查过了,顾小姐昨晚是从荣家出来,果然中途被人在酒水中下了媚药……”

“是么?”他晃了晃指尖的酒杯,邪佞的目光扫了眼那份资料,“这些人,胆子倒挺肥。”

“确实如此。”溟夜垂下眸道,“看来荣市长他们对于与顾家的这场政商联姻,是志在必得,估记是怕顾小姐会毁了这场订婚吧。”

想起昨天若不是他刚好从国外回来,那个女人中媚药后说不准就跟别的男人……

龙墨绅黑暗幽深的眸心,冷得像一场世纪的冰雨。

“动我的人,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指节一用力,高脚杯碎了。

“明白。”溟夜鞠了鞠,明白了他危险的示意,“那顾小姐那边……需要做什么么?”

毕竟他是从没有在顾晚安面前露过脸的……

龙墨绅扬起微笑,带着贵气和邪意,“不必担心,她不会记得的。”

昨晚那个女人意识迷糊,是不会记住他的。

 
3
第三章 相亲

所以他依然是她那个没见过面的,‘叔叔’!

他轻晃着酒杯,唇边有一丝趣味的弧度。

——

顾晚安早上离开龙天不夜城后,回到顾家,顾父以及她继母便让她去买了一套高订的美艳礼服,甚至还催促她去美容院,一天折腾下来,她才知道顾父口中要与她相亲的那个男人似乎并没有把这次相亲当回事,放了顾父鸽子。

但顾父似乎不肯放弃,最后到了晚上点头哈腰地似乎终于谈妥了,“好好好,您尽管放心,我马上让人送小女过去……”

顾父挂电话后急急忙忙地走过来,“快快快,那位先生说了,让你去他的住处等他……”

说完一招手,便要让顾家的司机准备车送顾晚安过去。

“不是说相亲么?为什么去他的住处等,不好意思,这种不守信又摆架子的人,我高攀不起。”顾晚安掉头就走,本来她也没对这次所谓的相亲对象有什么幻想。

左右不过是昨天喝多了答应了顾父罢了。

但顾太太赫连珍爱又马上拦着她,这个女人一向顾晚安横眉冷对的,这会更是笑得异常冰冷:

“晚安啊,你可不能错过这次机会,你可知道那位先生是谁么?曼珠都要跟荣公子订婚了,你就别念着他了,你爸好心接你回顾家,你难道要让全世界都知道顾家二小姐抢姐姐男朋友的丑闻?”

她每句话,都带着冷言嘲讽,似乎恨不得马上将这个会阻碍她女儿订婚的人送走。

顾晚安手紧握了握,到底谁抢谁的男朋友?说的真是可笑……

明明是顾曼珠趋她在英国留学时,不知使了什么诡计抢走了荣西择好么?

“安安,这……”顾父视线为难地回到顾晚安身上。

身后赫连珍爱环着手,横眉瞪眼。

顾晚安不想再看到这副嘴脸。

“行了,不用说了,我去。”

去相亲能让她父亲和这个继母闭嘴的话,也倒是省事。

旁边顾父这才讪讪地笑了,“安安,爸爸会感谢你的……”

离开顾家后,顾晚安从车窗外看着市中心那覆盖全城的龙天国际的产品,从酒店,餐饮、金融、车行,时装……几乎衣食住行垄断性的这个国际集团。

国贸大厦上,巨大电子屏上正播着龙天国际总裁昨日回国的消息。

“近日快讯,龙天国际总裁龙墨绅先生于昨日下午回国,下面是机场记者的报道……”

“龙天旗下的奢侈品牌Pf.t将全面收购国内外大中型珠宝时装企业!”

龙墨绅。

整个D国商界最有权势的男人,全球企业家排行榜前三强!

这个男人是龙天国际总裁的同时,更是自立创下了世界上最大的奢侈品牌Pf.t,目前销售值居于世界前列,而他今年才29岁。

像这样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顾晚安叹了叹,跟他们这种人搭不上半毛钱关系吧!

想起即将要见面的相亲对象,顾晚安收回目光,心情忐忑起来。

她想到了叔叔,那个一直保护着她的男人。

“叔叔,谢谢昨天你让人救我。”她发了条信息过去。

顿了顿,又问。

“……昨晚那个人,是你么?”

信息发过去,她脸上热辣辣的。

她只记得昨晚醉后,差点被人带走,最后好像是叔叔的人出现救了她。

两个小时后,巴洛庄园。

这是D国国内最大的一座超豪华的私人庄园,处于本市边沿的半山腰,占地近五百多公倾,内矗立着一座中欧风格的古堡。

庄园外守卫森严,持枪的保镖24小时巡视,没有任何人敢靠近这座庄园。

这是女人遥不可及的梦幻殿堂,能进去陪那个男人一夜一生无忧。

十分钟之前,顾晚安被送进了这座庄园的古堡。

看着眼前璀璨的巴洛克风格古堡大厅,她怔了半天。

有这夸张得不可理喻的身家,还相亲?不是D国第一有钱,也是第二吧?

“顾小姐……么?”一个女佣见她发呆,走过来不确定地微笑问她。

顾晚安回过神,“……是,那个,他还没有回来么?我还有事,我想我还是先回去……”

“顾小姐,你不能走,龙先生有特别交待。”女佣微笑道,“不过反正你以后都要住下来的,现在可以到处看看。”

龙先生?

看看眼前的古堡大厅,顾晚安一下茫然。

“不……我并不是要住下来的,我只是……”

她开始背后渗出冷汗了,她感觉能住得起这种地方的龙先生,全国应该没几个。

有跟这种高贵的不着边际的男人相亲的机会,她继母为什么不让她的小女儿顾莎华来?

对,一定是同姓吧,她想多了。

顾晚安只好笑笑站了起来,“好吧,我随便走走。”

这样走了可能不太礼貌,等对方回来了,打声招呼再走是应有的礼仪。

顾晚安欣赏着漂亮的金丝楠木复古楼梯,上了二楼,这座古堡的主个想必极其的讲究。

古堡过道里铺满华丽的地毯,所到之处,纤尘不染!

走廊尽头的一间诺大的房间墙壁上,挂着巨大幅的照片。

她看着那相框里的油画肖像,眼睛定住了——

奢华的冷色调画面中,英俊男人王者般坐在暗蓝色的沙发上。

那是一张几乎整个D国无人不认得的脸庞!

龙天国际的总裁,龙墨绅!

顾晚安瞪大眸子大脑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磁性而优美的男人声音从身后传来——

“顾小姐么?不好意思久等了。”

“谁?”

顾晚安吓了一跳,惊慌回头。

见自己不知不知觉,竟然走进房间了。

富丽的门框边,一个俊美仿若天神般的男人修长地站在那,穿着剪裁敏锐的白色衬衫,性感笔直的长腿,逆着光,高大的身材形成一道帝王般尊贵霸气的侧剪影,散发着逼人的贵气,令人敬畏。

龙墨绅看着这个随便进入他房间的女人,眯着森冷的狭长黑目落在她白嫩的长腿上——

“你还真是个热情的小甜心,早上刚从龙天酒店我床上溜走,现在已经迫不及待在我房间里等着我了?”

 
4
第四章 昨晚是你?

她穿着件玫红色的短款小礼裙,束着盈盈一握的细腰。

一双白皙的玉腿似泛着牛奶般的诱人色泽,引人暇思。

顾晚安被他盯的战兢发抖,将玉腿并拢了些。

但听到他说龙天酒店……

她脑子一轰,顿时瞪大了星眸!

“昨晚……在龙天酒店的人……是你?”

龙墨绅唇角微扬,“你说呢,小东西?”

完了,她以为是叔叔。

“……龙先生,你好。”

再迟顿,她也认出这个男人是那个龙墨绅了,是这座庄园的主人。

顾晚安感觉不妙了,紧张地咽了咽,“昨天是个意外……那那那既然龙先生回来了,我就先告辞了,今天是我爸爸让我来见龙先生的,但我觉得我们并不合适。”

你突然发现自己出现在国王的城堡中,会想到也许会成为他的王妃?

不,顾晚安想到不要被国王关进地牢!

她从这个男人眼神里查觉到了一丝邪性的危险——

“急什么,顾小姐不是已经等了我快一个晚上么?不谈谈你来相亲的事?”

那些女人哪个不是想尽办法爬上他的床,这个女人居然跟他说不合适?

龙墨绅给了她一个邪味的眼神,向房间内的吧台走去。

他打开房间的灯光,昏暗奢侈的壁灯下,顾晚安看清了他的脸庞,那是一张堪比电视新闻报纸上好看至少十倍以上的让人窒息的完美尊贵的脸庞,如雕如琢,英气的剑眉,狭长的黑目,唇角的微笑邪冷,好看得将顾晚安的呼吸一瞬间夺了去。

这个男人的身高目测一米九零,英俊挺拔,一举手一投足间都是贵族的气息!

也许是人类的直觉,看到她来相亲的对象居然是那个龙墨绅,顾晚安开始觉得不对劲,“那个……不好意思,我不相亲了,我不小心进龙先生房间的,我先走了。”

她说着匆匆向他一鞠,便向房门口冲出去。

身后高大的阴影袭来。

一只手重重按在门背上。

“现在想走,不觉得太晚了吗?”

男人强势的气息侵入她的鼻息,顾晚安紧张得动也不敢动。

龙墨绅魅惑的眸子居高临下盯着她煞白的小脸时,又幽深了一分。

他俯下头在这个小女人耳边暧昧地勾了勾唇角,“你觉得,你爸爸真是让你来相亲的么?别傻了……”

顾氏财务出现了危机,而顾熊晖得知龙天要收购顾氏,便说将这个女人作为礼物送给他了。

这是早上顾晚安离开龙天酒店后,他收到的消息。

想到白天溟夜报告说这个女人去‘相亲’了,结果对象却是自己,龙墨绅发出一丝意味的笑。

男人灼热的气息烧得顾晚安连耳根脖子都一片通红,心跳加速地颤抖道,“龙,龙龙龙先生,我现在就离开,你别乱来,我会回去跟我爸爸说明情况的……”

“你爸爸?”他咬了下她的耳尖,低沉的笑声在她耳畔撩绕,“你爸爸为了顾氏的利益已经将你卖给我当情.人了,相亲?太天真了,你什么时候听过我龙墨绅会去相亲,嗯?顾小姐?”

虽然顾熊晖将这个女人送去给别人当情人,这令他气怒,但这个小女人敢背着他去相亲,才是最令他火大的。

既然这个女人现在已经被人送到了他手上,那她就是想逃,也来不及了。

耳尖的麻痛感,令顾晚安浑身一震,像被巨大的食肉动物舔了一下。

她几乎连滚带爬身子一躲,从他手臂下钻了出来。

“你你你,你要干什么,你别过来……”

顾晚安眸子瞪得大大的,不知是为顾父的做法感到吃惊,还是害怕这个男人。

她微敞的礼服领口,露出了成熟的雪.峰之丘。

牛奶般白皙的皮肤,让龙墨绅深沉的眸染上一丝情yu之色。

水灵灵的眸子动颤着,像小鹿般,甚至有些瑟瑟发抖。

要命!

这是在挑战男人那根最经不起挑逗的神经……

男人像野兽,天生就有掳夺猎物的本能。

越害怕,越逃走,越可人,他就越有想将她吞吃入腹的yu望!

龙墨绅看着她精致绝美的小脸,眸光慢慢变暗了,落在她曼妙美好的少女般胴.体上……这个女人该细的地方细,该有的地方却有,实在是个尤物!

他原想好好安抚一下这个小东西的。

但是,腹下急速窜上的那股热流,愈渐肿胀的望让他难受。

他用手臂将她圈禁在门板上,呼吸灼热地吻上她的唇角,“放心,只要你以后听话,我会给你宠爱……”

原本他也没打算这么快就要了这个小女人的。

但这个女人昨晚撩起了他的yu火,却在今天早上落跑了。

顾晚安紧紧咬着他吻上的红嫩唇畔,抗拒着这个事实,“我告诉你,我不同意我爸爸的做法,我不会做你的情.人的。”

正在吻她的龙墨绅动作一滞。

“但决定权不在你,在我。”他细长的眸子危险一眯,不再有耐心,扯下领带,抓起她娇小的躯体往Kingsize的大床扔了上去——

“你要干什么,混蛋,你放开我……”顾晚安手脚胡乱推他。

“使用我的所有权!”

回答她的,是不容置疑的口吻。

他解开衬衫,露出麦色的强壮性感的上身,霍然覆身上去。

他将她的身子反按在大床上,除去了她所有的束缚,在她的挣扎中沉下身去。

但跟昨晚他的温柔呵护不一样,龙墨绅饕餮般地享受了这个女人一整夜。

——————————

顾晚安被折腾昏过去以后,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被龙墨绅这个恶魔占有了,伸手向叔叔求助,但那个在黑暗中的男人只是看着她,眼眸里似乎藏着一丝对她很生气的东西……

他一向很疼爱她,对她很好,她只要出事他的人都会很快出现。

顾晚安不知她哪里惹叔叔生气了。

【敢瞒着我去相亲,小东西这是给你的教训。】梦里那个男人带着冰冷的声音说。

“叔叔……”

“叔叔……疼……”

细细碎碎的嘤咛声,从她唇中流出。

 


.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