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里玩南音,挺好.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3-03 12:32:58


漫步在古朴风雅的泉州西街

耳旁传来一曲缓缓南音

便不自觉的伴着华丽、舒缓的节拍

如跟随目光深邃的老者

寻声而来



才知是南音雅艺泉州传习社

四月拍馆日

于是全神贯注

仿佛泉州的昨日、今日和明日

都在眼前舒展开来



以下是此次拍馆学员的感言



这次有任务的背谱学习,确实是在压力中前行,第一阶段,开头离头散仙,每天晚上睡前都是各种跳动的音符加配隔空点挑手,有一晚实在顺不下去半夜起来看谱背。到第二阶段渐入佳境,惊喜的发现共君断约好几句是几乎一样的,就像打开学习的机关一样兴奋。第三阶段,也许是弹了五十遍以后开始胸有成竹,正确率也不断提高,连家人都发现家里最近不再出现噪音了!


相信这次勇敢担任琵琶手的同学都深有感悟,不畏惧困难,假以时日遇到最美的风景时,今天的挑战都会成就明日信手拈来的从容。


——夏天



欧洲的广场,总是人声鼎沸,到处听见音乐。巴塞的哥伦布雕像附近,散在市集的小乐队各自玩耍:在吃食摊四周看见好几组三重奏四重奏五重奏乐手,完全不顾周围的吵闹,听着自己手中拨弄的声响,对准对手的旋律便随声应和……


每次旅行,到别人的地方走走看看,终会被不经意间传来的乐声吸引,只是那一刻我是听者,匆匆路过却被吸引。 今天是我们南音雅艺泉州班每个月的日常拍馆之日,很谢谢在座的大家同样被南音吸引,为我们驻足……


不同的是,今天在泉州,在我们自己的文化里,至少我不再路过,不再是旁观者,从开始尝试念词,第一次唱曲回课,简直是惨不忍赌。磕磕绊绊的背谱,记得前句忘了下句的沮丧……但是我在尝试,知识可以学,文化可以学,但南音,听着听着,某一天就和起来了,这也许就是传统文化的美丽,走进而不是观望,融入,这条古老的河流才会生生不息的流淌……


——阿卡



站在海边,听着船舶的鸣声,万家灯火斑斓五彩。这样的夜,在宁静的夜晚日复一日上演。没有戏剧的喧嚣,没有交响曲的磅礴。从海交馆,承天寺,再到开元寺旁的1915!嗯。有泉州历史更迭的渊源,也有紧张的遗忘,热汗直流的焦躁。


对南音,有时候会用没有时间来自我推卸,也会有纯粹兴趣的自我排遣。老师常说上战场是要带武器的, 琵琶,洞箫,二弦,三弦,或者拍板。我觉得更重要的是对谱曲,运筹帷幄,了如指掌的底气。那应该是你和南音的一种生命的共同体。


有时候在想,其实,年纪大了,难免心生羞涩。不过想一想,设计的胆量还是有的,可是在一些场合里,紧张感还是会莫名其妙的袭来,让人变得措手不及。自己的练,和上台的演,可能是两个不同精彩的舞台。


——大雄



虽然生在闽南从小也听过南音这两个字,但是真正接触到南音已是而立之年。很有趣的是,学南音这件事是我自发主动,不再是以前随波逐流上学上班类似这样的事情。


第一次看到雅艺老师的纪录片,只听短短几句三千两金,自己就被深深震撼到!原来南音是该这样唱,里面有大气有优雅有坚定在里面。是的,是种坚定不移而且勇敢。


同时学南音没有之前想的容易,相反更具有挑战性。先是念词,念词如果念不好就感觉普通话或英语没讲对的感觉,个人感觉念词如果念的好也有朗诵诗歌的感觉。希望自己可以不急不躁坚定勇敢的学下去。


——歌谣



这样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在红墙下、古厝里,风静静地吹,我们用一曲曲南音相和。我们的伙伴就在我们的面前,和我们共享这一份春末的惬意,不负好春光。


——雅云



这是一座天然的历史博物馆

细腻委婉的古乐丝丝入扣

每一曲都唱着历史与往事


【南音雅艺】

 Nanyin Yayi


这是成立于2013年的一个南音小众推广平台,由当代最具影响力的南音传承人蔡雅艺创建。本着立足于最传统的南音本体,运用最当代的手法加以传承与推广。


2015年,正式注册成立泉州市南音雅艺文化馆(非盈利公益机构),并在泉州、厦门、福州、上海、北京五地同时开展【南音雅艺公益课程】,现拥有固定南音学员将近八十人,以中青年为主体。


The platform for the promotion of Nanyin was founded in 2013 by the most influential contemporary Nanyin cultural transmitter Yayi Cai, basing the transmission and learning on the firm traditions of Nanyin and using contemporary approaches to promote the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In 2015, we officially registered as Quanzhou Nanyin Yayi Cultural Association (non-government organization); at the same time, we also carried out ‘Nanyin Yayi Public Course Programmes’ in four cities including Quanzhou, Xiamen, Fuzhou and Shanghai. We now have nearly eighty student members, most of whom are young people.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