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乐小史(下)——古阮形制与演奏技法变迁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2-14 16:08:21

导言



上一篇推送中我们主要讨论了中国古代阮的名称、地位与兴衰变迁。阮具有两千多年的历史,这么长的时间里阮的外形、演奏法和组合方式是否就是一成不变的呢?当然不是这样的。就让我们从阮这件乐器本身的特点出发,配合一些史料,讲述一部阮和阮乐波澜起伏的变迁史吧。


秦汉:阮的发源

关于“阮”(唐以前称“琵琶”)这件乐器形制的描述,最早的完整记载来自于西晋学者傅玄所撰的《琵琶赋·序》:“观其器:中虚外实,天地象也;盘圆柄直,阴阳叙也;柱有十二,配律吕也;四弦,法四时也;以方语目之,故云琵琶。”

通典·乐典一(嘉靖十八年西樵方獻夫刊本)

值得一提的是,阮在西汉武帝创制之初,就已经具备了“四弦,十二柱(即品)”的特点。这意味着,早在汉武帝时期制作的阮,就已经应用了十二平均律。这一点,在中外乐器史上是十分罕见的。而十二平均律在理论上被明确肯定,要到 1584 年,明代朱载堉写成《律学新说》之时。这期间,隔了 1600 多年!

魏晋南北朝:阮的发展

到魏晋之时,阮乐器的制作和技艺已经十分成熟。从西晋成公绥的《琵琶赋》中,我们可以看出阮乐器制作之精致:


“柄如翠虬之仰首, 盘似灵龟之觜触, 临乐则齐州之丹桂, 拊柱则梁山之象犀, 以玳瑁, 格以瑶枝若夫。盘圆合灵, 太极形也, 三材片合, 两仪生也。分柱列位, 岁数成也。回窗华表, 日月星也。”


这一时期还涌现出大量的赞美阮乐技艺的诗文,让我们得以一窥当年阮乐大师们的风采。


最著名的便是傅玄的《琵琶赋》:“素手纷其若飘兮,逸响薄于高梁。弱腕忽以竟骋兮,象惊雷之绝光。飞纤指以促柱兮,创发越以哀伤……哀声内结,沉气外澈,舒诞沉浮,徊翔曲折。”这其中便包含了右手轮指、扫弦;左手换把,滑弦等技巧的运用,达到炉火纯青的境地。


南齐才子王融的《琵琶》中,“掩抑有奇态, 凄锵多好声, 芳袖幸时拂, 龙门空自生”,不仅道出了阮乐感人至深的艺术魅力,还将芳龄女子弹阮时右手上下扫拂的动作比喻为“鱼跃龙门”,十分生动。

伎乐天 - 新疆克孜尔石窟第 118 窟

(公元 3 世纪)

伎乐天 - 甘肃麦积山石窟第 4 窟(北周)

除了诗文以外,透过壁画雕像,我们可以观察到阮乐的形制和演奏法在这一时期的变迁。在北魏时期的云岗石窟中,有大量对乐伎的雕刻像,其中弹阮的乐伎有竖抱指弹和横抱拨弹(用拨片弹奏)两种。指弹是阮的传统演奏法,而拨弹很可能是受曲项琵琶演奏法的影响。


同时,如果观察雕像,还可发现指弹阮左手以中、下把位为主,拨弹阮左手以二把位最常见。这说明乐队中,阮不仅仅是伴奏乐器,还经常承担演奏旋律的任务。

伎乐天 - 山西云冈石窟第 6 窟(北魏中期)

伎乐天 - 山西云冈石窟第 15 窟(北魏中期)

此时的阮与琴(即古琴)齐名,被视为“仁智之器”、“乐之雅者”,因而在上层社会中拥有很高的人气。


透过史料可知,这一时期出现了大量的阮乐大师,如范晔、朱生、沈文季、褚渊、祖延、谢尚、石苞、谢奕、孔伟、孙放、冯小怜,以及“竹林七贤”中的阮咸,等等。这些名家,都“善弘旧曲,能为新曲,尤发新声”,在传统阮乐的基础上创新发展,给阮乐创作带来新的生命力。已知的著名阮曲有《三峡流泉》、《陌上桑》、《飞龙引》、《明君曲》(明君即王昭君)等。

隋唐宋:阮的高峰

隋唐时期是乐器阮发展的下一个高峰。社会稳定,经济文化繁荣,使得无论是乐器制作水平还是演奏技术,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此时的阮,为适应大型宫廷乐队合奏(即“燕乐”)进行了些许改制,从规格上大致可以分为大、中两类,分别对应不同的音域。从敦煌唐代壁画中可以看出当时乐队的盛况

观无量寿经变之乐队

敦煌莫高窟第 231 窟南壁(中唐)

另一种常见的音乐形式是“琴阮二弄”,即古琴和阮的小合奏。这两件乐器一起,可谓是珠联璧合,丝丝入扣,优雅动听。这样一种表演形式,从唐代一直到五代时期仍然流行。

 

隋唐时期的阮咸名家众多。段安节《乐府杂录》记载:“阮咸,大中初,有待招张隐耸者,其妙绝伦,蜀郡亦多能者。”可见一斑。甚至隋文帝也是一位弹阮高手。

 

宋承袭唐,因而阮乐仍处于技艺发展的高峰期。宋代诗人黄庭坚《听摘阮词》,刘过《听阮》以及宋人画《竹林拨阮图》都可以反映这一点。宋代阮技高超者,有王庆之、安敏修等,但由于战争动乱,许多音乐人才被埋没和摧残,实属可惜。

故宫博物院藏南宋《竹林拨阮图》

(旧题李唐作)

宋郑樵《通志·秘书目》中载唐人撰有《擘阮指法》一卷,表明唐代已有人对弹阮的技法做过系统总结介绍,还有大量阮谱的记录(可惜已经失传)。宋代也出现了很多阮曲,例如李昌文《阮咸弄谱》一卷等等。这些谱例,都说明了唐宋阮乐的发展繁荣。

 

关于乐器阮形制的发展,有趣的是,宋太宗对古琴和阮做了一些改造,将古琴由七弦加为九弦,将阮由四弦加为五弦,并为五弦阮创造新曲 4 首,改编旧曲 148 首。与此同时,南宋时期出现了许多新型阮类乐器,比如“双韵”,类似于今天的小阮。在“瓦舍”的器乐表演中,就有双韵合阮咸这种表现形式。

明清:阮的衰落

明清时期,对于阮的记载明显减少了,由于宫廷雅乐的衰落,阮也随歌舞音乐的主流落入民间。为适应明清戏曲、说唱音乐中,为人声伴奏的需要,乐器阮减小音箱和缩短琴杆,使得定弦和音域升高,产生了新品种“月琴”。这种改造阮,一直在戏曲伴奏中占有一席之地。

 

到了清代中后期,阮乐器和演奏技术相对唐代明显衰落,音箱缩小了,琴杆缩短了,定弦改为四弦两两同度(实际相当于只有两条弦),只有 8 个品,音域也大大缩减到不到两个八度。这样退化后的阮,表现力大大下降,已经无力承担复杂的独奏曲了。曾经如此辉煌的阮咸,落得如此境地,实在是令人唏嘘。

中国艺术研究院藏清代阮

长 177 厘米,琴箱直径 38 厘米

结语



中华阮乐曾经有一段高度辉煌的历史,但在明清之时一度衰败下去,十分可惜。那么,建国之后,新中国的阮乐大师们又是如何将这一古老乐器重新唤醒的呢?请期待我们的下一篇推送……


参考文献

[1]宁勇.阮史漫话[J].交响.西安音院学报, 1985(02): 38-43.

[2]宁勇.出谷新莺咽洞泉——阮艺新考[J].中央音乐学院学报, 2001(02): 24-30.

[3]宁勇.中华阮乐技艺史探踪[J].华南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1(01): 91-99.

主讲人简介

宁勇先生,1949 年 10 月生,陕西西安人。音乐教育家,作曲家,演奏家,华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民族管弦乐学会阮专业委员会副会长,广东省民族管弦乐学会副会长。19 岁始习琵琶、阮等民族乐器,师从平湖派琵琶大师杨少彝先生学艺。1978 年破格考入中央音乐学院,师从王仲丙先生、庞玉璋先生习大阮、中阮,师从李祥霆教授习古琴。1981 年转入恢复办学的中国音乐学院,1982 年毕业后赴西安音乐学院任教, 1985 年起师从著名长安古乐世家余铸先生研习长安古乐并成为入门弟子。1996 年调入华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任教。


发表《谈阮定弦的规范化问题》、《阮史漫话》、《中华阮乐技艺史探踪》、《系列阮艺术的开拓与发展》、《阮乐艺术事业 50 余年发展历程概述》等论文十余篇。


发表《新翻引令》、《蓝关雪》、《望秦川》等阮曲六十余首,成为阮专业教材的重要部分。其中《丝路驼铃》、《终南古韵》、《玉楼月》、《丝路新梦》等曲获得省级创作奖。


1975 年编印《阮曲十首》;1986 年与王仲丙合著《阮演奏法》;1987 年编成整套五册阮专业教材,并制定出从音乐学院附中至大学各学期、学年阮专业学习曲目教程;1990 年出版余铸传谱、宁勇编著的《长安古风阮曲二十首》,为阮长安风格派的形成与发展奠定了基础、为继承发展和应用长安古乐做出了突出贡献,是阮长安风格派的创始人;1993 年编著《阮技艺基础训练》;2005 年出版《宁勇阮乐作品集》;2009 年出版《阮演奏教程:技巧与练习》;2010 年出版《阮族》入门、初级、中级、高级共四册阮曲作品集;2018 年出版《中西合鸣. 钢琴伴奏阮乐曲集》。


1979 年起改革中阮与大阮,1985 年创制高音阮及双弦高音阮,1987 年与苏州民族乐器一厂合作研制成功“八七型改革系列阮”,于 1988 年通过省级鉴定,被媒界誉为“宁氏系列阮”,亦为系列阮乐队的建立奠定了物质基础,同年参加全国“龙年龙乐音乐周”,八七型系列阮首次亮相合奏《拍鼓翔龙》,大获成功。 有三项阮乐器改革成果获国家专利,五项阮乐器改革成果被载入《中华乐器大典》。


1994 年于广州市儿童活动中心创建中国第一支“小龙人”少儿弹拨乐团兼阮族乐队,任艺术总监与指挥。1995 年应香港市政局邀请举办“宁勇系列阮演奏会”,被誉为“中国最负盛名的阮琴大师及改革者”。2000 年赴新加坡举办学术讲座、大师班并参加“阮中情”专场音乐会,演出节目由新加坡名将音像出版社录制出版,并被誉为“孜孜不倦的阮乐大师”。2003 年赴敦煌莫高窟参加团中央“彩虹工程·明驼万里行”大型公益活动启程仪式演出。2005 年赴新加坡参加淡滨尼阮族乐团十周年庆典“阮韵情缘”专场音乐会,并受到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部长马宝山的接见。


专业教学方面,曾先后赴香港演艺学院、西安音乐学院、星海音乐学院、南京大学、天津音乐学院等高校讲学,已培养出众多青年阮演奏家及阮专业优秀人才,有的已在中央音乐学院、西安音乐学院、华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广东外语艺术职业学院、广东民族乐团等音乐院校及海内外文艺团体任职。个人艺术简历被《中国音乐家辞典》、《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中华人物辞海》、《中国当代文艺名人辞典》、《中华当代名家大辞典》收录出版。


5 月 23 日(周三)晚 18:40   理教 108


我们  不见不散!

文案:杨帆

编辑:吴越

责编:廖香玉、葛瑞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