驼峰烟客:长诗《致黄河滩,我的母亲》| 山上山人《终被苦难修成佛》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8-26 06:13:30

点击上方“诗画天地”关注我们

驼峰烟客:长诗《致黄河滩,我的母亲》


这是你吗

生我养我的黄河滩


茫茫的白碱风

孤寂的沙蒿    瑟缩的白茨

惨淡冷酷

傲慢放肆的太阳

汹涌澎湃苍苍茫茫

溢向天边的沙山


悲戚破碎的几声鸟叫

断断续续

在微风中链接焦渴和嘶哑

几蓬苍老的红柳

绝望地捕捉晨光中

最后一滴露水

顾不了    完全顾不了

那割裂咽喉的涩咸


狐狸凄啸于西风

野免困顿于干蓬

苍狼远迁西伯利亚

只有沙蜥蜴甲壳虫

坚韧地忙碌

反反复复    来来去去

在波凝浪耸的大漠上

用渺小可怜

却倔犟刚毅的脚印

诠释跋涉的艰辛

追寻上古的梦幻


这是你吗

怜我爱我亲我护我的黄河滩


乌兰布和沙漠

横卧在你的躯体上

狂沙摇摇滚滚掀天揭地

任意涂抹死寂的鬼脸

让枯黄的绝望

在无际的天宇烂漫

大雁的影子怆惶惊悸

古旧悠扬的驼铃

被脆生生硬喇喇扯裂拗断


禾苗带着枯根在混濛的空中

嘲笑我父兄们

春天的憧憬与血汗

那漫天翻飞片片狂卷的

是我的姐妹们用心呵护

尚未来得及绽放

就已焦燎蓦萎的花瓣

白炽的阳光

熔化了最后一抹绿色

苍鹰的翅膀上

悬着

摇摇欲坠漆黑沉重的浩叹



这是你吗

我魂萦梦绕至死不忘的黄河滩


先人的古墓

无奈地从沙丘下站起

先人的目光

从五千年或更远古的时空

掩过来

沉郁   苍凉   哀懑    期冀

一路风一路雨一路霜一路雪

沉甸甸湿漉漉冷生生凉喇喇地

压下来压下来


青砖上舞蹈先人们的梦想

陶纹里绽放先人们的肝胆

锈蚀斑驳的铜钱上的隧道

展映出

刀耕火种酒浸歌吹的塞上江南


黄河滩    

在你辽远阔大温暖厚重的

胸襟里

儿女们编织生活滋养爱情

放牧幸福种植梦幻

把笑意和丰足写到天上

碧草无垠    阡陌纵横

炊烟流过风吹草低见牛羊

柳荫闲话女娲炼石玛垴滩



这是你吗   是你吗    我的黄河滩


阴冷的沙山

铁着脸流溢绝望

沉寂的沙海

在黑夜里凝固荒凉

仿佛一瞬间

我的梦破碎如风    追悔如山似海


黄河滩呵黄河滩    是我

让你变的枯槁苍老骨立形销

是我呵    是我

贪婪的吮吸疯狂的增长

让你失去了

丰腴的神彩充盈的血脉

飘逸的秀发飞扬的青春

健硕的体魄美丽的绿衫


我在物欲的纵容中伟岸挺拨

你在魂灵的消蚀中黯然衰竭

我不只一次地抢怨          索求

你的乳汁    你的血肉

再多一些再多些再多一些吧

几千年了    我的母亲

我的黄河滩

你穿透所有

红尘繁华世态炎凉雨雪风霜的目光

从来就不曾移开过我呀

是牵挂是疼爱是欣慰是希冀

那清澈如水晶莹透明和煦如春的目光呵

几千年几千年几千年呀

从未改变


母亲    我的黄河滩

今天

我跪倒在阴山下

跪倒在大草原

跪倒在

我给你造成的喷血创口前

母亲

别用你温暖的手

摩挲我的头发

别用你怜爱的目光

抚摸我泣抖的双肩



母亲呵

儿子还没有建成审判自己的法庭

也没有什么地方受理

我对自己的起诉

你宽广厚重的爱

压得我心头泣血

你的爱和我的忏悔

隆隆地隆隆地

在我的脊骨上轧碾

母亲

我所有向世人炫耀的伟业

却原来

不过是你闲时玩玩的花蓝


母亲   我的黄河滩

我跪到在你温漫的气息里

哭倒在你辽远的目光里

让天帝驭日驾龙的长鞭

抽在我的心上并鞭鞭见血

让我这自大狂妄到

无人可以审判的罪犯

在先辈的青花瓷碗里

在后世的柳荫茶烟里

接受旷古的大审判

审判词永久刻上

良知   良心   生存    发展

科学   生态    人与自然


母亲    一万年或者更远

请你转告我后来的兄弟姐妹

从前    很古的时候

我把自己的心剖出

托供在华夏永远祭坛


母亲呵    我的黄河滩

就让我做个小小的裁缝吧

就让我做个笨拙的美容师吧

就让我做个不合格的美容师吧


我将用绿色

绣补你的创伤

我将用血泪汗水

洗净阴霾的天

我将用所有的热量和智慧

修复你的青春

并把我的生命融入你的机体

在你永恒的生命里

享受一个有过错的孩子

用行动忏悔后i的宁静与坦然


母亲呵    我的黄河滩

当我真正地痛苦绝决地蜕去

急功近利炫虚耀荣的鳞片

当我回归还原于

一个真正的龙的传人的形象

就让我盘蜷于

你温馨的怀抱我生命的大海

聆听

五十万年前你和平的心跳

让我的梦里

流淌七月松风正月梅香

体会真正怡心清肺的畅酣


母亲呵母亲

黄河滩呵黄河滩

当你在太阳那雄渾壮美的血光中

将我喷薄分娩

那么在环宇中

吞吐风云攀星摘月的

必将是一条健硕腾飞的龙

中华巨龙

柔情万种     雄风在天



【作者简介】

余新春,网名驼峰烟客,陕西榆林市人,出生于一九六O年。一九七七年七月下乡,从事治沙造林三十八年,中国林科院沙漠林业实验中心工程师。热爱传统文化,尤喜古典诗词。坚持业余创作,心笔自娱,以冀神魂有寄,性灵不孤。系中华诗词学会,内蒙古诗词学会会员,巴彦淖尔诗词学会副会长,出版诗集≪大漠横箫≫。




山上山人《终被苦难修成佛》


上师说

你欠的不用还了

不管是真心

还是假意

你欺骗过的

也不用还了

不管你是聪明

还是愚蠢

你有意伤害过的

不管是亲人

还是朋友

可以从此不记


今日你低入

上师脚跟前

我无法再渡你

我也只不过是

你所见人间

陌生的一个生命

你不用有

内心深深的亏欠

也不用太自责

这不堪的轮回


上师

以知道了你

你的灵魂

是胆小脆弱的

也知道你的狭隘与恶

是恐惧与害怕的

你喜欢强悍

霸占在这红尘

而上师

以败给了净土

没能挽救你

也没能挽留这红尘

只能看你悲伤或喜悦

将人格最高贵的灵魂遗落


今日或明日的泪滴

上师以猜不出结局

只能在这深深祝福你

你能永有你

想要的全部

而不用再失去最爱的……

你若觉得这爱

是对你生命的绝望

你可以将上师吾

在你的世间出局

你可永有我同样的智慧

做你最想做的事

只是上师的心

己被红尘污染了

你要想要也可夺去

我愿为你将它摘出

放在七彩岩石之上

愿你喜爱就去自取

吾以来红尘

三十六万年整

见你同样之苦

如天上之繁星

功满而苦不尽

你是上师

所渡最后一人

上师本不为成佛

只愿修得圆果

那想苦难

却终将上师修成正佛


愿你性情改而心正

立宏愿

得众生所爱之幸福

不失红尘

上师与你最后

尘缘以尽……

陀佛……阿弥



国学图书

网上优惠价














































点封面读小说

点封面 读小说















































































专辑原创首发:现代诗3-5首;古韵10首以上

三种投稿方式: 

微刊底部【写留言】发作品     

投稿邮箱:1978227900@qq.com

主编四世同堂微信:sstt500609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