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口肉丝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9-17 16:06:06

       风,如果你知道我的期盼。就让梅花带来春的消息。看是否在一夜之间,装扮一片梅林。思念,那样忧郁一季啊!满溢的热情,能否在每一个技头,摇曳成一缕粉红的梅朵? 呵,梅林中的精灵啊!若你轻捷到来,请系上清脆的铃铛吧 !好让所有的期盼,都在沉梦中被你唤醒。风徐徐吹来,第一枝梅花凌寒而来,摇曳着独特的风韵,花蕾恬静地绽放,十里梅花香雪海——

  静谧的午夜。我踏着柔软的积雪,漫步走向渴望已久的那一片梅林。我横箫而歌,清澈透明的泛音,衬托梅花傲然挺立,高标远致的形象,由如陆游梅花绝句所写的“幽谷那堪更北枝,年年自分着花迟。高标逸韵君知否,正是层冰积雪时。”

  梅花是一首诗,许多诗人穷一生精力去赞美她。面对梅花,我不再吝啬词汇,只怨自己拥有词语太少。梅为花之清,箫为声之情,寒风吹过,箫声洞穿夜空,箫声飘渺在梅林上空,雪花如一朵朵晶莹的泪,在梅花上闪烁,润泽着整片梅林。

  箫声飘逸暗香来,以致清致情的箫声演绎梅花三弄一弄,枝疏横斜,梅花幽香;二弄,古韵流芳,傲雪凌霜;三弄,人醉花香,情绵意长。

  风,一步一回首。哦,怎么没有停下脚步,几度缤纷,几度梅花?我在长发上绾一方纱巾,粉成梅花一朵,与风一起歌舞,轻轻地摇着飞花入梦,聆听梅的呓语,感受花的亲吻,暗香中充满温馨。

      风过后,梅林出奇的宁静。光影梅林,我将脚步不断延伸,将幸福畅想涸无穷远处。可梅林太大,大得可以静静地吞吐山月,而我又太渺小,小得梅林中难以看到自己的影子。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