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岁刊||诗海八仙自选诗|| 第68期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7-26 16:01:43



开题

复制文章,不要把素材里面的文字删除,应该选择,然后替换进去,就可以了,文字必须是从txt文档复制到96微信编辑器或者微信公众平台里 ,目前由于微信公众平台不支持word里面,同时微信公众平台不支持其他格式,所以必须不需要格式复制到微信编辑器或者微信公众平台里面。

这里输入标题

       

        转眼,八仙已共度两个春秋。在这两年里,八仙的步伐时快时慢,时而仓促,时而稳健,有过陌生,有过分歧,有过磨擦,也有过阵痛,但更多的是谦让、互助、理解和包容。写诗的人都是感情细腻敏感而个性鲜明的。他们张扬、激情,又往往偏激。但是八仙依然一起走到了现在,留下了许多感人的瞬间和美好的回忆,这是最珍贵的经历。作品有好有坏,创作有高潮有低谷,但是我们的友谊不变。在此新春佳节之际,八仙共祝各位关注和喜爱八仙及八仙作品的朋友们狗年大吉,幸福美满!也祝福诗海八仙越写越好,佳作不断,笔力日丰!



 一群鸽子

诗/守静笃(何仙姑)



她们  落在清晨的广场
把曾经的姿态
一点点放下
像我提前到来的一天

哦  白的羽毛
似乎偷走了我窗上的玻璃
那么纯粹的

我想
她们的阴影一定很美
此刻 我的眼里装满天空的颜色 



 洗尘,是一个悲哀的过程 


 诗/韩国庆(铁拐李)



每次挤出春运的大潮
汗酸味,就会渐浓

下车就去职工浴池
那是一个被老辈人
称作“澡堂”的地方

职工浴池,还在延续
当年的名字
而实质,早已卖给了个人

一个企业,仅剩的一点点
慰藉心灵的福利,昨天
消失得无踪无影

那些理发票、澡票
都变成了十几元的现金
在水雾里沉浮

每次洗澡,我都怀疑
这里有一池脏水,封闭了
所有人的眼睛

被寒冷包裹的温暖
在蒸发更多人的汗水
一次次吸走了水分

我浸泡在水里
看所有人,经历扒皮的过程
手段及其简单而又
残酷无情

那些新换的水龙头
正在向所有人的头上喷水
好似撒尿

让自己沉下心来
感受一阵阵灼痛,我们
都跌进了水深火热

此刻,都赤裸裸
站在一个池子里
被剥夺得一丝无挂


    台风预付给甬城的天空


    诗 / 奇峰(曹国舅)


这两天,甬城的天空格外明澈
宛如蓝衣白花的少女
城市病初愈,脱胎换骨
颜值不逊清溪映照的村姑

盛夏,阳光热情
少女在台上指挥
人们在台下合奏
仰望,凝眸,快门定格
动作协调雅致
只是这合奏无声
唯有纯净在心里和表情中荡漾

预报的台风就要驾临
人们以敬畏之心等待一场洗礼
台风要卷走什么,留下什么
人们凭锤炼出的经验早已看清
行色从容,更为盛大的合奏了然于胸

我醉心于台风预付给甬城的天空
在夜幕就要缝合时登楼远眺
目送天边最后一片深邃的蓝
用心语同一颗遥远的星星交谈
妄图伸手触摸空悬的一弯新月
哦……不能惊扰
那是少女入梦时宁静的眼




诗/格桑花(韩湘子)



来的总是漫长
等待。像一场飘雪
去的总是匆忙
辞别。如一场花谢

又是年归时
斟满酒
饮尽秋花雪月的乡愁
绽放黎明 



敬酒


诗/太极诗兄(吕洞宾)



眨眼间,就曲终人散
我还没来得及敬酒

尽管人去楼空
我真的还想敬一次酒
敬那些离散的往昔
也敬迟迟不愿离去的情意

都说:敬酒要敬三回
是不是
一回得敬过去
一回需敬现在
一回要敬将来

还说:要连敬三杯
那肯定是
一杯敬亲情
一杯敬友谊
最后一杯敬:爱

无论有多少人
无论清醒与麻醉
无论敬过多少回
无论敬了多少杯
谁敢说
平凡没敬过理想
谁能说
向往没敬过星光

其实,一个人的时候
也真的想连敬三杯
一杯,敬天
一杯,敬地

最后,端起一杯酒
站在这料峭的春寒里
不为曾滴水成冰的日子
只为将慢慢溶化的自己


车到沈阳该写些什么


诗/DQ简(蓝采和)


  
写远去的霜雪,一路风尘
在恩爱情愁之间
有多少过客
义薄云天
 
写江湖,江湖无路
写江南,江南无雨

夜已深
剑已生锈
写这残局,过河的卒子
战与不战
该打马而去
为你再唱一次空城

写一段旧事,缠住自己
仿佛那场劫难

谁在城下,扣问
 
来不急细想
车已过沈阳



过年


 诗/柴寿宇(张果老)


  

想吹一支横箫,箫声逶迤之处
故乡冰雪消融,母亲的坟头
蝴蝶起舞,鲜花盛开
想学一只雁,在长空嘶鸣
统领那些流浪到南方的雁
一路向北,飞越关山重重
那萧瑟的远山,冰封的河流
在沉默中等待春的消息
 
我是游子,像一颗种子
飘落到南方的平原
这里梅花开时,才是岁首
过年了,人没了
空旷的大街,仿佛一座被遗弃的城池
 
年,仿佛是一种魔法
让一滴雨,寻找来路
让鸟归巢,让叶归根
让远在天边的风,踏上归程
 
我登上黄鹤楼,眺望北方
我不敢大声呼喊故乡的名字
我怕这楼会晃动
我怕身边长江的水会停…… 



今年过年没有回家


诗/云瓦(汉钟离)


  

妻儿都已经睡了
年画和蒙娜丽莎同时开始
显露复制的微笑
时间,一秒一秒落下
渗入地隙
夜越来越厚,越来越重
净水机轰鸣着制水
冰箱不停地休眠与启动
灯光重新变白
一遍一遍粉刷旧年的记忆
虎皮鹦鹉依偎着打盹
花草纹丝不动
我盯着眼前的手机发呆
转瞬间,祝福语如潮而至
我愣了一下
又把它们倾倒回去
看着它们渐行渐远的背影
我忽然感到幸福
这一切无可挑剔
我应该相信这就是事实
就像此刻的窗外
爆竹声在远处此起彼伏
而主城区
安安静静





开题与编辑:汉钟离

题字:三石

图片来源:网络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