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永远在为音乐做准备的小提琴家,与赵毅敏聊黄滨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6-18 21:20:09


今年6月4日,黄滨即将在广州星海音乐厅举办小提琴独奏音乐会。为了让大家更好地了解黄滨的小提琴艺术,我们有幸请到著名的古典音乐节目主持人、乐评人赵毅敏老师。赵毅敏老师其实也是黄滨的一位老朋友,在访谈中,赵毅敏老师与我们分享了关于小提琴家黄滨的一些故事,以及他创办影响乐迷群体二十多年的电台著名栏目“古典纵横”的缘由。


Q:您是如何成为一位资深的古典音乐节目主持人的呢?

Z:这有几个方面的原因吧,第一我从小就喜欢古典音乐,听了很多年,到了某一段时间就挺有分享的欲望,所以就选择了做电台。当时我其实并不是全职在电台工作,后来有机会做了节目,觉得挺好玩,电台的领导和同事也觉得我挺认真的,便慢慢地从一名客串的爱好者成为一名节目主持人。


Q:当时您已经创办“古典纵横”这个栏目了吗?

Z:我当时其实已经在为广东电台音乐之声供稿、提供音响资料,这个阶段有一年多的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并没有直接做节目。然后我转到广州电台工作了大半年之后,又转回到了省台。回到省台之后,在1993年的1月23日,我正式“开咪”,创办了“古典纵横”栏目,一直做到现在。


Q:其实谈到最近即将在星海音乐厅演出的小提琴家黄滨,您也在栏目中介绍过她。我记得当时有一位乐迷给您写了一封信,希望您在栏目里谈谈黄滨。

Z:提起黄滨这个事情,真的是好多年了。确实在当时有一位乐迷向我推荐了黄滨,说这一位小提琴家非常不错,希望能在节目当中介绍。说实话,我也会收到音乐家的毛遂自荐或者他们身边朋友的推荐等等,都挺常见的。唯独黄滨这位小提琴家让我犯难了,因为确实没有什么机会接触到她的演奏,既然提到了,那么按照我的方式,我就得去搜集各种资料:文字、音像、演出信息等等。通过这一系列的寻找之后,我对这位音乐家的认识就慢慢加深了。


Q:您当初第一次聆听黄滨的演奏时,印象如何?

Z:这个“第一次”我觉得应该分成两个方面来说,首先是正式的演出。那次是我第一次聆听到她的演奏,我觉得是挺震撼的。这个震撼也还要分开来说,因为这确实是跟一个人的经历有莫大关系,比方说我的经历,如果说听得不多的话,有可能打动我的只是音乐本身,但那一次我是被黄滨的演奏所打动的。感觉就是这位音乐家非常有感染力,她的演奏已经超越了技巧的层面,给人的不是一种匠气,而是能给人带来音乐中感动人的东西。而且那一次听她演奏,我觉得与聆听唱片和现场是有莫大的不同的。感觉一个音乐家那种把自己放在音乐中呈现出来还是挺震撼的。


另一次是我与她的一个私人的访问中,很随意地谈到了帕格尼尼的二十四首随想曲,她马上就拿起小提琴在我面前演奏起来。那种感觉跟她在舞台上是完全不一样的,她私下是一位很随和、自然、真诚的人;到了演奏当中,她就把整个心思都投入到音乐之中,给人一种铺面而来的感觉。在如此近的距离内聆听她的演奏,这在一般的音乐会中是听不到的。而且我当时根本没有想到,刚刚我们还在轻松地聊天,突然之间就转到演奏中去,这样的转换毫无痕迹。其实大家可以在网上找到一个视频,视频里的黄滨在家中,穿着便装,很轻松地就从非常随意的状态切换到演奏状态中,这个过程不会超过5秒钟。她是一位永远在为音乐准备的音乐家。



Q:谈到一个小提琴家,始终没有办法绕过技巧问题。在您看来,黄滨的技术特点是怎么样的?

Z:确实,我们没有办法绕开技巧问题,但是谈演奏又不能把技巧和作品的诠释分开。黄滨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后来去了美国学习,并在伊斯特曼读博。那么她的整个训练体系带有明显的苏联样式,非常强调基本功,并把技术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基础。所以黄滨的演奏在技巧上是非常稳固的。打个比方,黄滨在2012年的无伴奏小提琴作品音乐会,开场是两首巴赫的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和组曲,接着是六首帕格尼尼的随想曲,最后是《夏日最后玫瑰》的变奏曲,这一套节目光从技巧上来看就已经非常难了。帕格尼尼的随想曲本身的技巧就非常难,到了《夏日最后玫瑰》的变奏曲又比帕格尼尼要更难。黄滨能够在现场拿出这样的状态,简直难以想象,一般的音乐家都不敢冒这个险。另外还有巴赫,巴赫的小提琴作品与帕格尼尼又非常不同,前者要求准确的音准、音色、音乐的线条、赋格等的表现,强调平衡与对位,这又是另外一个层面了。黄滨能够在一场音乐会中拿出这样的表现,这在国际上都是非常少见的,很多国际一线的小提琴家都未必能够有如此表现。



Q:这种技巧层面的演奏,可能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会多一些。

Z:对,而且我感觉黄滨的整个演奏风格还是偏于老派。所谓的“老派”,是指她对音乐、声音和概念和治学的精神都是非常严谨,既追求大结构层面上的平衡和完美,也把作品的纵横发展放在适合的位置。她不喜欢做作的处理,而是让音乐自然地流露出来。


Q:黄滨其实也录制了一些唱片,能不能请赵老师给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些唱片?

Z:黄滨的录音我听得很多,包括她很多的私人的录音。大家最容易听到的应该是黄滨在获得帕格尼尼国际小提琴比赛冠军之后,在热那亚用帕格尼尼的“大炮”小提琴演奏的贝多芬小提琴协奏曲。这张唱片的音质的不算很好,但是黄滨的演奏非常出色,一气呵成、充满音乐的张力。但我觉得,这已经是很多年前的黄滨了,她现在的变化非常大。


Q:那这种变化是从何而来?

Z:我自己也思考过这个问题,也与包括她在内的很多人探讨过,我觉得是跟她的教学有很大的关系。教学在后来变成了她生活的常态,然后你会发现,黄滨那种在大框架内追求完美和平衡还在,但是处理细腻了很多,音乐表现的层次也更加丰富。以前可能还会听到一些年轻人的冲劲,现在则给人一种自然、大方得体的呈现,让人感觉音乐的本身就应该这样子。我觉得这跟她的教学有莫大的关系,她在教学中会对作品作重新审视。


另外,她有时候也会在音乐会之前对作品进行讲解,通过她的讲解,你能感觉到她对音乐的热爱。她对作品的理解已经深入到作品的结构中,又从这个结构中找到自己喜爱的原因。我觉得这就是她的演奏为何如此动人的原因,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的演奏,既可以分析,也不可以分析。


Q:对黄滨的音乐会,您有什么样的期待吗?

Z:其实很复杂,因为我想听黄滨演奏的曲子其实很多,她刚完成了全套莫扎特小提琴奏鸣曲的唱片,最近也在意大利演出了勃拉姆斯的小提琴奏鸣作品。她很少对自己的演奏满意,但她这一次居然说很棒,所以我在等一些录音或者录像。



“3B”是一个非常棒的概念,这三位作曲家是音乐史上非常重要的人物,她能够把巴洛克、古典风格、浪漫主义这三个风格中非常重量级的小提琴奏鸣曲作品在一场音乐会中呈现,我觉得在技巧和音乐上都非常难。巴赫的第三号小提琴奏鸣曲(BWV.)的知名度可能不如无伴奏小提琴作品,但是这部作品非常好听,也符合巴洛克音乐的特征;最重要的是,在演奏中,巴洛克的形态上的美感需要摆在第一位,技巧上的痕迹不能太明显。到了贝多芬的“克鲁采”小提琴奏鸣曲,这部奏鸣曲贝多芬小提琴奏鸣曲中最有协奏曲风采的一部作品,它展示了协奏曲一般的大结构,也有很多戏剧性,气势磅礴。至于勃拉姆斯的第三号小提琴奏鸣曲,勃拉姆斯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作曲家。这种尺度的把握是非常不容易,这三种不同基调的作品摆在一起,展现了一个小提琴音乐重要发展的大跨度过程。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