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沾 : 千山独我行,不必相送……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12-01 16:42:11


好色无胆,好酒无量,好钱无能,

鬼才黄霑,如此自评。

若他还在

今天是他77岁生日




大情大性,至情至性


江湖在哪?在金庸书笔下,在徐克电影里,在黄霑词曲中。


当年,写武侠的金庸,写科幻的倪匡,写美食的蔡澜,写歌词的黄霑,并称“香港四大才子”。黄霑却说不敢当:“以后别人提起金庸,能捎带想起我们三个,就很荣幸啦!



黄霑一生,喜欢的人不少,服气的不多。 90年代“四大天王”大热,黄霑批刘德华作词文理不通,“没见过写情写得那么笨的人,要不是他自己唱,根本没人听!”2001年林夕为杨千嬅作词的《如果东京不快乐》大红,黄霑又批“写得不知所以”。


然黄霑却说自己后来和金庸“闹翻”了,97香港回归,两人支持的特首人选不一样。金庸捧董建华且在报纸写文章指责黄霑捧的那个人。黄霑大笑:“我(捧那个人)是因为收了人家钱的!你(金庸)为什么啊?!


 黄霑跪下向林燕妮求婚,请金庸为证


再说徐克,为给电影《笑傲江湖》作曲,黄霑前后写了6个版本,徐克皆不满意。一日,黄霑偶见“大乐必易”四字,醍醐灌顶!所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舍繁求简,方为曲之大道!于是,黄霑只用“宫商角徵羽”五音简单排列,奏乐也只选笛子、三弦、古琴三种。


江湖传言,黄霑写好第七版后,在曲谱下面画了一个大大的大JB,意为:最后一版!老子不改了!爱要不要!


没想到徐克看后如获至宝,影片中令狐冲、曲洋、刘正风同船而唱的《沧海一声笑》就此诞生。


创作中的徐克与黄霑


而由黄霑、徐克、罗大佑三人演唱的国语版《沧海一声笑》更被称为“有毒”,据传三人录制时集体喝大了!隔着耳机都能闻见酒味儿!最后几句各种乱唱、乱笑。录完后罗大佑说自己唱错了,要再录一遍。黄霑死活不让:就要这版!这版最好!


当年倪匡爱上了一个夜总会的妈妈桑,每次都叫蔡澜、黄霑一起借“捧场”之名看美女。三人聚在一起回回把夜总会的女人逗得大笑不止。


后来蔡澜觉得,为什么我们花自己的钱去逗别人笑?于是黄霑提议干脆做一档脱口秀节目。请大明星来喝酒、聊天、讲段子,又开心、又养眼、又赚钱。于是就有了《今夜不设防》。因各种爆粗口、黄段子,被称为“成人节目”。


林青霞做客《今夜不设防》


张国荣、周润发、成龙、罗大佑、曾志伟那几期当真难得。节目中很多话,这几人在其他地方再也没说过。请张国荣那期,哥哥最后还是没躲过黄霑大大的一个吻。后来每次见到张国荣,黄霑都非要亲上一口,理由很粗暴:“他靓仔嘛!忍不住啊!”



黄霑被称音乐“鬼才”,创作过程自然也是非同凡响。据说某日吃坏肚子,黄霑拉了一夜稀。第二天一早,“浪奔!浪流!浪里涛涛江水永不休……”《上海滩》就这么被“拉”出来了。


据说黄霑有个毛病:一喝大就爱洗澡,去别人家洗澡!去金庸家洗过不止一次,蔡澜家也洗过,为此还“欠了账”:为补午夜吵醒嫂夫人之过,特书新欠单,再欠蔡澜兄嫂拙作二首,即前后共欠四首。欠曲人:黄霑。可惜,所欠之曲,终也未得兑现。



《不文集》是黄霑将自创的小笑话和身边朋友讲的段子的整理汇编,引几句,看官自行感受:


1、通奸:一对不对的人对着做对的事。

2、天堂没有男人自慰,因为飞机在天堂的云层之下……

3、柳下惠但曰不乱,非曰不好也!男女相悦,大欲所存:天地生物之心,本来如是。

4、如果没有《不文集》这类不三不四的拆烂污文字,又如何显得出真君子载道鸿文的光彩?


黄霑患上癌症后化疗脱发,

与麦嘉、罗家英共同主持一档节目,取名《三个光头佬》。

 

绝世鬼才,才情入乐


黄霑爱聊能侃善吹牛,但说到作曲填词,无一不倚真才情。


提到电影《青蛇》主题曲《流光飞舞》,黄霑像一个做了好事生怕没人表扬的孩子:“耐听的很呢!”


古筝开场,王祖贤轻嗅焚香的画面配陈淑桦悠悠嗓音:


半醉半醒之间,再忍笑眼千千。

就让我像云中飘雪,

用冰清轻轻吻人脸,带出一波一浪的缠绵。




白蛇媚蛊,青蛇妖艳,但这部让人浑身酥麻的电影却无丝毫轻佻做作。想来,为王祖贤和张曼玉酥麻一回,凭你是谁都不冤枉。


当年太小,搞不清许仙到底钟情白蛇还是小青,然:


留人间几回爱,迎浮生千重变,

跟有情人做快乐事,莫问是劫是缘。


黄霑既这么说,答案便也无所谓了。



儿时另一首错过的歌曲,是《男儿当自强》。如此口号、标语的歌词真是霑叔写的?且此首“性别屏蔽”太甚,哪有女人会听这首歌?


而且此首在电影中分明就是罐“红牛”,音乐一响,黄飞鸿就该解除封印发大招了。如今想来,此首的重点不是“赞”而是“鼓”!


以鼓为乐,以鼓为魂,鼓巍巍中华之男儿势!


傲气面对万重浪,

热血像那红日光。

胆似铁打,骨如精钢,

胸襟百千丈,眼光万里长。



夸父、范蠡、曹操、张骞、卫青、杨业、岳飞、戚继光、林则徐、邓世昌……自古中华遍英豪。


清末列强入侵、国运衰微,然想来我中华大地,处处救国好男儿。配合影片中众精壮少年海边习武,不禁联想梁任公之《少年中国说》:“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1982年,日本文部省在审定中小学教科书时,公然篡改侵略中国的历史。黄霑愤慨而作《我的中国心》。


2002年,香港经济萧条,朱镕基向香港市民深情吟诵黄霑《狮子山下》:


在狮子山下相遇上 ,

总算是欢笑多于唏嘘。

同处海角天涯,

携手踏平崎岖。


此曲被认为是香港市歌。狮子山在,香港就在。


万古中国心,脉脉香江情。铁打男儿汉,热血热肠热。


 

若说《男儿当自强》是儒,《楚留香》便是道。楚留香是古龙小说中一个近乎于神话的人物:

湖海洗我胸襟,

河山飘我影踪。

云彩挥去却不去,

赢得一身清风。


“闻君有白玉美人,今夜子正,当踏月来取,君素雅达,必不致令我徒劳往返也。”几十年来,香帅心里的到底藏了谁,始终争论不休。


人生休说苦痛,

聚散匆匆莫牵挂。

未记风波中英雄勇,

就让浮名轻抛剑外。


相见一壶酒,饮罢各西东。

月而去,绝尘江湖。

莫相问。



敢做亦敢言:香港乐坛气数已尽


黄霑曾说:


“李宗盛老了,我们都老了,林夕也快老了。像我们这些毛都白了还有谁听我们的?


也可能是香港音乐界气数尽了。乐迷年纪越来越小,8岁、10岁已经开始去买唱片,十几岁就去追星,他们懂什么,小学都没念完,有什么眼光去看歌词好不好?只知道长得好。

 

唱片公司发现了这个,就投‘老板’所好。‘老板’是没有眼光没有耳朵的,所以就拼命包装,找几个漂亮的出来。现在都是‘看’歌而不是‘听’歌。


有些歌星,一唱就哮喘,要断气的样子,这种‘口喘歌王’都能出唱片?不会唱就去当明星当模特嘛,为什么非要唱歌?”


后来黄霑为自己刻了一方印,上书:“不信人间尽耳聋”。


那时香港,尽是传奇


论才学,港大中文系毕业,任化古诗、古曲于乐中,行云流水;


论影响,香港、电影、武侠、金庸、倪匡、徐克、罗文、张国荣、林青霞……提到哪个,转个弯都是黄霑,避不开的;


论情爱,华娃、林燕妮、陈慧敏,他负过人也被人负过;


论起伏,奖项一人独揽,经商倾家荡产,63岁死于肺癌,人生如戏。


人世一遭,黄霑够本。


黄霑的万人追思会上,背景配乐是他自己作词的《楚留香》,最后一句久回响:


千山我独行,不必相送……



来源/网络

编辑/范儿姐

-徐州范儿招聘信息-


☞招聘岗位:

1.主编

2.销售

3.设计师

4.专栏编辑

5.摄影


☞简历投放邮箱 :

1091917979@qq.com


一家有温度的新媒体公司,等你加入!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