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驱系列|诙谐优雅的伦道夫•凯迪克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1-13 16:56:53

终于写到了图画书的先驱——伦道夫•凯迪克(Randolph Caldecott,1846——1886),他与沃尔特·克兰(Walter Crane)和凯特•格林威(Kate Greenaway)同为现代图画书的先驱。他们几乎同时出生,又和当时著名的印刷师埃文斯(Edmund Evans)长期合作——直到去世。他们一开始并未直接从事图画书创作,而是长期为一些杂志,文章,故事等配插图。

为孩子专门设计的图画书作为独立的书籍门类,与插画艺术的发展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19世纪中晚期正是英国维多利亚黄金时期,文学、视觉艺术、印刷技术都得到极大发展,在这种大环境下,诞生和成就了书籍艺术领域中最纯真的图画书。今天我们的孩子能够读到精美丰富的图画书,实属幸福。


凯迪克作为图画书的先驱,他将书的图文关系进行了根本性的突破,图画不再是文的配角,图画在书籍中提到了与文字同等的地位,即以图为主体的书,图与文字不仅仅是从属关系,而是彼此补充、彼此诠释的独立个体。莫里斯•桑达克这样写到:“凯迪克的作品预示着现代图画书的创始。他巧妙地将插画和文字相结合,首次实现了图文互动,文字省略的地方插画在述说,插画省略的内容文字表达。这标志着图画书的诞生。”

在写这篇文章之前,为了了解大家看这套书的真实想法,我去当当和京东等平台浏览了大量的购买评论,看到了不少购买者提到凯迪克的书无法读给孩子,文字太少;还有评论说该书不适合给孩子读,因为文化差异太大,孩子听不懂、也看不懂。看到这些评论,我也理解为什么会有人这么说。


凯迪克的书,都是我给小野马来读的,每次读的时候,都听到她像个小母鸡一样咯咯咯的笑。我想凯迪克如果预设孩子读他的书的效果,“咯咯咯”的笑声,便是其中之一。这种发自孩子内心笑声,很真实的诠释了图画书的魅力——幽默、俏皮、又不失优雅,且富有想像力。

当我读到的文字最少的童谣HEY DIDDLE DIDDILE AND BABY &BUNNTING时,我确实也有点懵,不知如何读才能引起孩子的兴趣,但是陪读时间久了,朗读技巧也会提升。我自己先翻看,琢磨整个图画表现出来的故事和语言节奏。这对于文字少的作品尤为重要。


Hey, diddle, diddle,

一只猫在一群小孩子面前拉着大提琴会是什么感觉,看到这种场景,大人也会发出各种欢乐的声音,这样表现在语言上就是“嘿!太逗了太逗了!“一群孩子随着大提琴声拉起手,欢快的跳起来;一声“猫咪”,重回现实,孩子们估计是睡觉去了;接着又到傍晚,回到童话中,猫咪站在墙头,如痴如醉地拉着大提琴,开始了一场动物欢乐颂,奶牛听着音乐蹦过了月球,挤奶姑娘吃惊的忘记了手中提的牛奶桶,小狗吐着舌头笑,两头大肥猪开心的舔着草地上的牛奶,这一幕太逗;夜幕降临,孩子们入睡,猫咪接着来到厨房,上演了一幕勺子盘子私奔曲。从门外往里望去,盘子、罐子随着音乐欢快跳舞,就连盘架上的盘子也跟着起舞,而英俊的碟子拉着害羞的勺子乘机私奔,好不容易有了独处的机会,可是翻到下一页,这个时候,无情的餐刀父母还是找到了他们,带着勺子女儿离开,而可怜的盘子心碎一地。其他的盘子皱着眉头同情的望着地上的盘子。故事以悲伤而收尾。

The Cat

The Cow jumped over the Moon,

查看该作品完整版:

http://www.gutenberg.org/files/19177/19177-h/19177-h.htm


该童谣总共六句,而凯迪克赋予这首童谣如此丰富的想像力,并且通过猫咪拉大提琴和各种动物跳跃的动作、盘子的舞蹈,让故事充满音乐感,从而完美的演绎了整个故事。故事中的动物像孩子一样,没有生命的盘子、刀叉却拥有生命。哪怕是成人,对这充满想像力的画面也不会不为所动。



再看BABY &BUNNTING,首页是一个穿着兔皮的萌孩子坐在一张古典木椅上。翻到第二页,看似一个刚走路的熊孩子手里挥舞着两个旗子,说拜拜!(到底跟谁说拜拜呢?),第三张图,这个熊孩子肯定把衣服弄脏了,妈妈和仆人正在给换衣服,小家伙还有个哥哥,哥哥背着一把弓箭,骑着一匹木头作的马,看来是个小猎手,墙上挂着狮子和野鹿的画。啊!果不其然,爸爸是个猎手吆。腋下夹着枪,手里拿着皮鞭,还有一只猎狗跟后面。原来一开始熊孩子挥舞着旗子是跟爸爸说拜拜。爸爸骑着马,去野外,抓到一只野兔子,交由裁缝处理后,做成一件兔子衣,宝宝穿着兔子衣,趴在地上当兔子。妈妈牵着到野外,看到兔子好惊奇。(此处想想孩子读小老鼠,上登台,偷油吃......你便会找到这种节奏感)

查看该作品完整版:

http://www.gutenberg.org/files/19177/19177-h/19177-h.htm

以上两首童谣,文字非常简单,若没有凯迪克的图画,直接读给孩子听,让大人脑补,实在太难为。若要给孩子传达这些内容,就需要大人作一点功课,至少需要自己多翻几遍才好。


其实这些故事对于孩子来说是易懂的,哪怕大人不给孩子讲,孩子也能读懂七八分,画面中的发生的事情属于孩子的行为,孩子一看便知。孩子为什么读童话?童话激发了孩子的灵性和想像力,万物皆有灵性,在宫崎骏的动画片《龙猫》中的灰尘精灵,为什么只有小孩子才可以看到?而成人的灵性在成长中逐渐丧失,甚至已经没有了。


在后来的很多图画书中,我们也能看到凯迪克这些作品对后来图画书的影响,最常见的便是母牛飞过月球,穿着兔皮的孩子看兔子中的兔子,比如《彼得兔》、《野兽国》、《晚安,月亮》、《我爸爸》等。


凯迪克专为儿童创作的图画书,大多选用童谣和歌曲,有的是自己改写或者独立创作,这一点可以从他的很多作品封面便可一眼看出。除上面介绍的猫咪拉大提琴,还有《六便士来唱歌》的封面:唱歌的画眉鸟、《三个快活的猎手》的封面:吹着号角的猎手、《吉平骑马歌》、《杰克盖了大阳房》等。如果没有凯迪克的图画,这些歌谣我们感受到的无非是音韵感。


通过与小野马一起读凯迪克的作品,让我更加迷恋维多利亚时代,人们的乡村生活、人们的服饰、文学艺术等。丢开历史黑暗的一面,我们看到:人们快乐富足,悠闲自在;孩子们像天使一般;小伙子大胆追求、表白,挤奶姑娘的“没谁求着嫁你啊”的哄闹一场。穿戴精致的男人骑着大马飞奔而去,或逗玩取乐。凯迪克图画的中的男人,幽默风趣又不失绅士,女人俏皮又不失端庄优雅。图画中女人的服饰华丽柔美,蕾丝、缎带、高腰、公主袖等,还有各种看起来优雅的帽子,让人想到英国午后的玫瑰花园下午茶。男人的服饰白色内搭,外穿笔挺燕尾大衣,高腰长裤和长靴,即便骑马,也英俊绅士。换作当下时尚来说,每个人物的造型都是恰到好处。

凯迪克的图画书中有王室、有贵族、有庄园主、有贫民。这些不同身份,不同生活的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在凯迪克的图画书中,孩子们看到的不是阶级身份,凯迪克给了他们属于自己的生活,各自的快乐和幸福,各自的忧愁,而这些恰是人本该享有自由。


凯迪克的图画书大多采用水粉绘制和钢笔绘制,故事通常都是彩图和黑白图切换贯穿而成,这种绘制和编排主要根据故事的轻重缓急的节奏感而定。人物和动物的表情刻画也是到极致,每个细微的表情在图画中都可以得到捕捉。


在凯迪克逝世半个世纪后,1938年,美国图书馆协会为了纪念这位图画书的先驱和为了更好的推动发展美国图画书事业,设立了一个专门授予童书画家的奖项——凯迪克奖(The Caldecott Medal),每年评选一本书为金奖,2-3本银奖。


若想多了解一点这位大师的艺术生涯,在豆瓣阅读可获取电子书《伦道夫·凯迪克早期艺术生涯回忆录》。这本书对他16本图画书介绍的相对较少,比较遗憾。


重要说明:

1.凯迪克在国内版本较多,以下是我个人购入,合集是长江少儿出版社,单本是武汉大学出版社,长江少儿出版社翻译完胜武汉大学出版社版本,但是为了收全他的图画书作品,将武汉大学出版社这套作为补充。


2.为了大家在选购前深入了解其作品,特别推荐古登堡计划数字图书馆,该图书馆免费开放了凯迪克所有图画书作品,均可下载。

HEY DIDDLE DIDDILE AND BABY &BUNNTING原作链接如下:

http://www.gutenberg.org/files/19177/19177-h/19177-h.htm

凯迪克的16部作品链接

http://www.gutenberg.org/ebooks/search/?query=Randolph+Caldecott

3.参考资料

《欢欣岁月》,李利安·H·史密斯;

《插画考》,郭书瑄;

  凯迪克图画书作品。

找一点光,不管是阳光还是灯光,读吧——罗伯特• 麦克洛斯基图画集

探寻少年梦里最美少女——Snow-White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