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岁少女还没来“大姨妈 ”,去检查的时候,连医生都吓坏了!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7-03 19:18:13


第一章 漆黑 深夜


  漆黑的夜,寒意彻骨。

  宋鳕霖咬紧牙齿忍受男人的折磨羞辱。

  事后,男人离开,离开的时候甚至伸手推了一把女人的头。

  宋鳕霖双目赤红,回头注视快要进入浴室的男人。

  “陆赤闫,我们离婚吧。”

  宋鳕霖手放在自己小腹的位置,仿佛那里有什么东西,她在尽全力地保护。

  面色阴鹜的男人只是冷冷一笑,肌肉线条流畅的身体强势逼近宋霖鳕身边,手指以要把宋霖鳕下巴碾碎的力度捏紧抬起宋鳕霖的头。

  “宋鳕霖,我有没有说过,我们两人之间的游戏,结束与否,我说了算!你算什么东西!”

  宋鳕霖倔强地和他对峙:“我再说一遍!陆赤闫,我没有害过陆晴,你信也好,不信也好,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

  “两年前,我和陆晴一起被抓了!那个屋子里,我晕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陆晴被人……被人那样,和我没有关系!你怪不到我头上来!”

  “啪——”的一声,男人巴掌毫无怜悯地打在宋鳕霖的脸上,他手指状似滑过宋鳕霖的脸颊,最后在宋鳕霖脖子的位置,慢慢地收紧!

  宋鳕霖剧烈地咳嗽起来!

  “宋鳕霖,你他妈怎么不去死!”

  宋鳕霖趴在床上,想强忍住,但是眼泪克制不住,因为身理应激反应流下来,她想笑,可是连原本苍白的脸色,因为陆赤闫逐渐收紧的手指,都开始涨血变红!

  她笑不出来!

  这就是她爱了十年的男人!两年前,陆家小姐陆晴被抓,被人强暴,宋鳕霖也一起被抓。

  陆晴是陆家收养的养女,陆晴也喜欢陆赤闫,所有人都知道!

  那次意外,宋鳕霖她完好无损!从此陆赤闫就认定,陆晴是被她所害!

  两年前,因为陆家生意所迫,无奈而和宋家联姻,娶了宋鳕霖,宋鳕霖以为自己靠婚后生活能够得到他的心,让陆赤闫也爱上自己!

  如今两年已过,宋霖鳕知道,一切都是徒劳!这冷漠的婚姻,快要耗尽她所有的热血!

  宋鳕霖手指抚在自己小腹的位置!她指间一抖,仿佛聚集起力气,抬头再与前面阴沉的男人对视:“陆晴治疗了两年也快回来了,我们离婚,让你和她在一起,遂了你的心意!不好?!”

  心间在颤抖,以为不会痛了,宋鳕霖没想到自己还是会痛,痛不欲生!

  男人却只是冷冷地注视着她,随后嘴角泛起了一个冰冷的笑意:“宋鳕霖,你忘了,我们的结婚协议上写了,夫妻恩爱五年,五年内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们都不得离婚。”

  宋鳕霖伸手打开他的手,喘着气道:“双方只有一个人不同意,就不得离婚!双方都同意,我们可以离!”

  陆赤闫仍旧像看一个死人一样看着宋鳕霖:“陆太太,抱歉了,我不同意。”

  宋鳕霖清楚,他的“不同意”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厌恶”和“折磨”。

  两年婚姻生活,这折磨,还不够!

  他甚至低下头来,浅浅落了个吻在狼狈躺在床上喘气的宋鳕霖脸上。绅士,温柔。

  那样子,蛰得宋鳕霖心痛欲碎!

  “陆太太,当初是你执意要嫁给我的,这游戏,慢慢玩!”

  眼看陆赤闫起身要走,宋鳕霖冲他大吼!

  “陆赤闫,你不离婚,不怕我给你戴绿帽子吗?!毕竟我宋鳕霖说什么就能做出什么来!”


第二章 折磨 羞辱



  “哗啦——”

  屋子里瓷器碎了一地!

  宋鳕霖躺在瓷器上,手心被划破,有血流出来!她茫然盯着天花板。

  她太低估了陆赤闫的狠!

  男人将她扔在碎瓷器上!脚掌狠狠碾压宋鳕霖的下颚!

  他轻轻地弯下腰,注视宋鳕霖像注视低贱的蝼蚁!

  “陆太太!你这幅身体如果真耐不住寂寞!可以!我会斩下你的双腿,让你后半生都在轮椅上度过!”

  宋鳕霖的身体蓦地一抖。

  她其实知道的,他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所以,这就是她要“离婚”,想要离开这个阎王一般男人的原因!

  她怀孕了!

  而陆赤闫会肆意地除掉她肚子里的孩子!

  她不要!

  宋鳕霖的目光再次聚焦在陆赤闫的脸上!

  “那你就等着陆晴回来,我给她好看的吧!看着她哥哥抱着其他女人的模样,相信她一定觉得很刺激。”宋鳕霖嘴角一丝嘲讽的冷笑。

  男人的脚一用力。

  “啊——”宋鳕霖大叫!

  瓷器碎片插入后背!

  宋鳕霖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宋鳕霖知道,这个男人的权威不容挑战!

  而她一再地,再激怒他!

  这个晚上,别墅二楼卧室里,一阵又一阵的剧烈响声,还伴随女人的哭泣声,一阵阵地从二楼扩散出去!

  别墅里的佣人吓得根本不敢再出自己的卧房门!

  ——

  翌日,阳光从窗帘露出来。

  宋鳕霖躺在床上,看着那窗台上的阳光。

  医生拿着病历夹从外面走进来。

  医生瞧着病床上的人,脸上露出怜悯的疼惜。

  “霖。”

  宋鳕霖回过头来看着来人。

  季炳。

  故人。宋鳕霖好友,兼曾经的学长。

  “学长,我肚子里……”

  季柄眉毛轻轻地扭曲。

  “为什么一定要留下他的孩子?你该打掉,再离开他!”

  宋鳕霖嘴角一点苦笑:“当你深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明白的。我一直的梦想,是有一个他的孩子。”

  宋鳕霖也没想过,她爱一个人,可以卑贱至此!

  她爱得快要把自己变成一粒尘埃!而不是低入尘埃!

  这可悲的爱情,却换不回男人一点的回应!

  那她不要他回应了。她带着孩子走,离开!

  季柄的眼中像闪过什么,他不自然地道:“没事,你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已经三个月了,胎象算是稳定了。”

  宋鳕霖手指再次抚上自己的小腹,手指像能透过肚腹温度感受肚腹中那个小生命的温度一般,这错觉竟是让她面上露出了一分欣喜。

  她抬头再次瞧向季柄:“学长,我拜托你的事情,请你一定帮帮我。”

  “好。”季柄答。

  两天后。

  豫城漆黑的海岸港口边。

  宋鳕霖被甩在了地面上,一旁的季柄也倒在她旁边,只是他在尽力伸出手来,想要抱一抱宋鳕霖。

  宋鳕霖头上全是水,已经被男人在水里浸泡过一回了。

  再次把宋鳕霖的头按入水中,宋鳕霖头被提起来,剧烈的咳嗽。

  宋鳕霖看清楚眼前的人,看清楚眼前这个折磨自己的人,眼里已经不知道是泪水还是冰冷刺骨的海水。

  “宋鳕霖,我说过什么?有没有说过,你偷人,我就断了你的双腿?!”

  宋鳕霖心中一动,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

  “不要!”

  “动手!”

  “啊——”

  刺穿人耳膜的惨叫声从这个海岸边传播出去——


微信篇幅有限,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