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游苏园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6-12 16:53:16

春游苏园


園林


“園”


四方围墙。


“土”,堆土成山。


“口”,凿地为池。


再添几画曲折回廊。


“林”


适当的树木。


合在一起,園林即隐于城市的山林


苏州园林是什么?我的回答是,苏州园林是一个梦,暗示着古人的生活理想,实现了进不入要路,退不入山林的梦。


现实中,它也是一个既可以修生养性,又可以“过日子”的地方。


很早就想去苏州了,因为一部纪录片——《园林》,拍得实在好,感兴趣的可以看看。



苏州三日,我去了艺圃,沧浪亭,网师园和拙政园


不同于今日,曾经的园林是一个家,是园主人生活的地方。


所以我想每一个园林里或多或少都还会有着园主人的痕迹。


或是一柱植物,一面墙,或者就是园林本身给人的感觉。


每到一个园林,我都试着剥离那些人为给予它的评价,剥离它的名字和布局设计,试着开启所有的感觉感知它的语言。


沧浪亭  

 在这四个园林之中,我最喜欢沧浪亭。



如果说艺圃风雅,网师园中庸,拙政园退居山水,沧浪亭就是放逐山林


它是一个古老的园林,虽说始建于宋,却带着几分魏晋风度。或许是因为它已年近千载,历经风云许多,


褪去了宋代的清远淡逸,多了些遗世独立,旷达不羁的风骨吧。


       园林一直在生长着,时间,人心,都在改变着它。


园内叠石为山,古树参天,遍植良竹。穿行在假山山洞中,从一小口出,豁然开朗。见一深泉,泉上有一树,姿态甚美,树影婆婆。又有曲折回廊,借树与水成景。

沧浪亭的名字取自一首古诗。


虽说它的确临水而建,但我却是在园内的一片竹林之中听到了浩瀚的沧浪之声。


想来园主人也许也曾流连在珊珊竹影里,遥想那“大江东去浪淘尽”的气概吧。


艺圃  

我非常喜欢它名字,正如它的名字让人联想到苗圃那样可爱的,充满生命力的地方,艺圃也有着这样玲珑山水的可爱和艺术蓬勃生长的生命力。


相比78亩的拙政园,艺圃仅5亩,但“小小的艺圃”却别有洞天。


园子里给人印象最深的是这些围墙:小山石镶嵌在墙上,一株绿植垂下,构成延展出去的河岸。


被雨水冲刷过浓淡不一的墙面,日积月累,变幻出最富深意而又浑然天成的立体山水画。



风雅不仅可以入画,也可以入墙。虽为墙,却又斑驳了历史,延伸展了视野和内心想象。



具有这样细心入微的设计者,园主人文震亨留下一部园林生活百科全书《长物志》


《长物志》的序中记载:


有人问文震亨:你们文家的家风已经声名远播,你们的诗画已经穷吴人巧心妙手,你们家的园林已经另人不胜描画。


你何必再费笔墨工夫去写这些冷了不能穿,饿了不能吃的,看似生活中无用的小东西呢?


文震亨说,我正是怕苏州人的手,苏州人的心慢慢地变呀。


就像你说的,这都是些无足轻重的,所谓的闲事,多余的事。


可是万一将来又开始流行,而已经不懂了怎么办?


所以我要把它们记下来,提防这种事的发生啊。


百年之后的今天,《长物志》作为重要的园林生活资料,成为申报世界遗产的一部分。


而那个曾经悠游于这里山水草木之间的艺圃主人,早已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只有园林还继续存在着,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遗存和物证

网师园偶遇昆曲


去网师园是个意外。本来打算坐公交回青旅,在车上突然听到“网师园到了”的报站声音,愣了一下,想想都到门口了,不去多不好,就下车了。


刚走进网师园所在的小巷子,就又遇到了第二个意外。


昆曲传习所在这里。门口张贴着今天的剧目:


《游园惊梦》之闹学,游园,惊梦三折,半小时后开场。


一直都非常想看昆曲,既然都到门口了……


于是,我就去听了一个半小时的昆曲——《牡丹亭:游园惊梦》


怎么说呢。也许不能被理解,但我还是要说,真的很好看,非常美,值得玩味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以至于这一个半小时我几乎都在睁大眼睛看,生怕错过些什么。到底好看在哪里,我还说不清楚,只能有机会再多看几场之后再做表述。


它深深地震撼了我。



也许是一直沉醉在他们的表演中,之后游览网师园完全没什么感觉,拍了张照片就走了。



拙政园的紫藤  


在苏州最后去的是拙政园。


本来不打算去了。


但是在去吃头汤面的路上,不知不觉却走到了拙政园的门口。


好吧,到都到了。


拙政园是苏州现存最大的私家园林,园主人文徵明,吴中四才子之一。


拙政园最大的特点,大概就是疏朗二字。


它有着宽阔的水面,绵延的回廊,移步换景,别有洞天。


都能从中窥得雅趣。



而我最想看的,是那棵文徵明手植的紫藤。


三百年了,这株紫藤花依旧开得繁盛。


如果它有记忆,如果它有语言,它会说些什么呢?


我在树下站了挺久。




花鸟市场


真的是非常精彩的地方,苏州本地人很多,一堆人在挑拣一堆石头,木头,花草甚至小到青苔。


谈论着要怎样摆设,种植,乐此不疲。


花鸟市场算是能让人重新相信生活的地方,由此见园林也早已融进了他们的生活和血脉之中。


在这里,我也终于找到了心动已久的碗莲


买了两株,听老板说六月份就开花了,现在养在宿舍的窗台上,萌发了新芽,非常可爱。



苏州评弹

suzhoupingtan


第三天晚上去听苏州评弹。


琵琶和三弦此起彼伏,女声细软如流水,男声浑厚如青石,都带着江南水乡的温润。


我挑了个最前排的位置,一开始的时候和两位老师面对面略有尴尬。


当女老师弹起琵琶,当真就是“低眉信手续续弹”的模样,我就完全沉迷其中了。


琵琶弦细如丝,她手指轻快地拨动的动作仿佛是在浣纱一般轻盈,流畅。


男老师的三弦则像是流水细沙击打在青石上面溅开的水花,承接着琵琶的音韵,两种乐器和鸣让人回味无穷。



青旅



在苏州的三天,头两天我住江头,后一天我住江尾。


分别住在明堂青旅大露台青旅


明堂的床垫很厚,睡着很舒服,而且本身也是一所老房子,江南味道很足。大厅很漂亮,外表则直接成为景点。



如果再去,还会住在明堂。


在明堂发现一张全国青旅汇总表,云南的青旅数量以绝对优势稳居第一,会心一笑,在云南,就该这样玩儿。


hou

ji


 在去苏州之前,看了于坚写的


《祭坛上的苏州》,可谓鞭辟入里。


      他说:“园林所体现的所谓


“诗意的栖居”


“诗意”不只是小桥流水,茂林修竹,奇石假山,画栋雕梁。


也不只是所谓的借景艺术,而是体现着


存在的根本意义,是关系到一个人活在什么样的世界上,

这个必须要搞清楚的认识。”


到了苏州,进了园林,也真的感受到了他所说的:


“我像无家可归的旅行者那样想入非非,如果我的家在这里面就好了。


于是,我起身略带悲伤地离去,捧着两株碗莲和一本《长物志》


以及几片园林里的树叶。


这是我现在所拥有的园林。


 ——END


谢谢你来


一起围坐篝火旁,分享温暖和快乐。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