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9-06-17 10:38:02

那是小学三四年级吧,有天傍晚父亲领进来一个瞎子,他是曲艺表演时伴奏弹三弦的,因为要糊口,他会的东西不少,当然算命是一个主要的收入来源。父亲与他有些交情,本来是来家里坐坐,左邻右舍一围了上来,就提出抽签帮大伙算算命,这真是那时最好的娱乐了。

大人们一一从小布袋中摸出三张签,签上画着五颜六色的图案,那就是你的命运了。一屋子人虔诚地听着他对命理的分析:小时候,命运多舛;中年后,衣食无忧……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种既严肃又期待的神情,“别看小媳妇上轿,要看老太太入土,得看以后好不好啊!”“嗯,嗯。”大家纷纷感叹。命“好”的,别人七嘴八舌地恭维,命“不好”的,也有人小声安慰,“以后变化大着呢!”我就记得我抽的两张签,一张画着很多很多的金元宝,一张画着一只断线的风筝,大概是说我中年时大富大贵,晚年凄凉无依,心里真是喜忧参半。时至今日,总觉得生活平凡也是一种幸运。


初三那年的寒假,我回老家住了几天。一天去身为老中医的三爷爷家串门,正赶上三爷的徒弟来,他有四十几岁的样子,个子高高的,白白净净,据说学中医很痴迷。我和妹妹见有人来就想回去,三爷家的大妈拦住我们,“你们大叔会看相,给你们相相面。”说着就把我们拽了过去。额头、脸庞、耳朵、后脑勺,一番说道,具体是啥一点没记住,只是记得他说他命运坎坷,去哪个厂子哪个厂子效益就不好喽;还记得他说,有的算命的让别人拿钱消灾就是骗钱,只要把灾说出来灾就破了……后来妹妹出去玩,他悄悄说,你的命比你妹妹的强多了。如今,我和妹妹都已结婚、生子,都有了自己的工作,都平平安安,不知命的好坏要怎样衡量。

庄上的二叔,年轻时练过武术,也学过气功,很有两下子,谁家的小孩胳膊脱臼了,都找他端上。有几年,二叔迷上了周易,过年过节就给亲戚朋友们算命解闷,他主要是用铜钱算,赶上没带着也可以拆字算,就是让人说出一个字,拆开分析金木水火土。有一回竟帮本家姑姑找到了丢在灰堆里的金戒指。小事可能准,大事就不一定了,中考时,他说我考场的位置不好,可能考不上学,后来我考上了;后来算我长大找的对象是东南方的,又高又白,也不是。

现在信佛的越来越多了,去南湖遇到好几次放生的,一大群人唱着佛经,然后把一箱箱鱼放走。去年老叔在高粱地里树了一张网,每天把捉到的几只麻雀送到凤凰花卉的收购点,一元一只,都是卖给放生的人。姑奶奶家的二小子和媳妇也信佛,他们有空就开车到各个山上的庙里去上香,花了不少的油钱和香钱,有的山还挺远,姑奶奶总和他们说,不用去别处,父母就是最大的佛。可他们不信,我是信的。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