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原创〗深山小木匠成知名提琴制作师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0-08-02 07:11:10


从亚布力山中的农家孩子,到美国国际提琴制作比赛中的中国最佳名次;从深山中的小木匠再到在专业学府里成为学术掌门人……许玉华的人生像一场梦。

二十几岁的许玉华,还是尚志市亚力镇的农民,心灵手巧会点木匠活儿,过着一眼就能望到头的日子。要不是家边上的林场盛产一种适合做小提琴的枫木,他可能一辈子不会离开这里。就凭着对小提琴制作的一份热爱,他从最初连五线谱都不认识的“乐盲”,到自学考入中央音乐学院进修,再到获小提琴制作国际大奖,成为国内知名的提琴制作大师。



小木匠迷上提琴制作


48岁的许玉华是地道的山里长大的农家孩子,出生在亚布力虎峰大岭的他,十几岁就上山伐木头,1986年开始跟亲属学会了木工活儿,做门窗、打家具,成了深山里一个淳朴的小木匠。

亚布力林场有一种“枫木”,是做小提琴的原材料。当时,全国做提琴的原料绝大部分出自亚布力。1990年,许玉华在干木工活之余,经常给牡丹江提琴厂送枫木。正是从那时候开始,他接触到了小提琴制作,看着用一片片木头做出的那些小东西那么精致,还能演奏出美妙的音乐,他一下子着了迷。1992年,得知牡丹江提琴厂扩建招工,许玉华觉得学习制作提琴的机会来了,马上报了名。因为有扎实的木工基础,他顺利被录用。在提琴厂当工人,每人只负责一两道工序,为了弄明白提琴制作的100多个流程,许玉华跟厂里的师傅们处得非常好,时刻留心提琴制作技法并向师傅们请教每一个细节,还利用休息时间去“偷师”,看人家怎么制型、粘合,晚上回到宿舍再偷偷地摆弄。两年后,许玉华已经可以独立制作小提琴了。



小提琴制作需要100多道工序,每一道工序都至关重要。


“磨剑”4年考入中央音乐学院

1994年,许玉华辞掉了牡丹江制琴厂的工作,回到老家亚布力,开始独立制作小提琴,虽然卖不出去,也没人向他订制,但他就是喜欢,起早贪黑地做。现在回想起来,许玉华说,那时候自己做的琴根本谈不上内容,也就仅仅是外型像而已。

1994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国际提琴制作大师、中国提琴制作泰斗、中央音乐学院郑荃教授来到虎峰林厂考察木材原料。拜师心切的许玉华得知后,带着自己制作的小提琴连夜坐车去找郑教授,希望能有机会跟他学习专业的提琴制作。

郑教授看了许玉华制作的小提琴,虽然粗糙,但很欣赏他的灵气。同时许玉华也得知,要进入中央音乐学院学习,必须要有高中文凭,还要会演奏小提琴。可是这两样他都没有。

为了圆自己跟郑教授学习提琴制作的梦想,此后的四年里,许玉华开始疯狂地补习文化课,如饥似渴地学习小提琴演奏。他说自己是“乐盲”,连简谱都看不明白,更别提五线谱了。为了学习演奏,他找人将简谱翻译成五线谱,买回大量的书籍反复学习研究,有空就照着镜子练习拉小提琴。那四年里,许玉华从没在夜里12点前上床睡觉过,他不是在制作小提琴,就是在练习演奏小提琴,经常坐一整天不动地方。四年后,他制作小提琴更娴熟了,同时已能演奏20多首曲子。

1998年,中央音乐学院提琴制作专业再次招生,并且放宽了政策,许玉华赴京报考。虽然没有高中毕业证,但他顺利通过了声乐理论、提琴制作和提琴演奏基础考试,终于被中央音乐学院提琴制作研究中心录取为进修生,如愿师从郑荃教授学习提琴制作。那一年,跟他一起被录取的全国仅有5人。



沉浸在提琴制作的世界里,是许玉华最幸福的时候。


遇伯乐终获国际大奖标题


在中央音乐学院跟着郑荃教授学习的一年里,许玉华才深深领悟到提琴制作的精髓所在。他说,制作小提琴是一件非常复杂的过程,从原料到工艺,再到经验,甚至制琴者的心情和灵感,都至关重要。世界上每一把手工制作的小提琴都不一样,不是光靠手艺就行,还需要灵感。有时候做着做着没有灵感了,就先放下,等灵感来了再做。这样做出的琴,才有内容。

许玉华性格沉稳,手艺出众,又有北方人的淳朴,郑荃教授非常喜欢他。在中央音乐学院进修毕业后,郑教授将他留在北京自己的工作室又深造了8年,他也是至今为止留在那里工作时间最长的学生。

2007年,许玉华离开北京回到老家亚布力,开办了自己的工作室,继续钻研提琴制作。2008年11月,在美国举办的第18届国际提琴制作比赛中,许玉华制作的小提琴获得第13名的好成绩,是当年中国参赛者的最好名次。2009年,在意大利举办的“安东尼奥·斯特拉迪瓦利”国际弦乐器制作大赛中,许玉华和各国制琴大师及意大利顶级制琴大师同台竞技,以第43名的成绩跻身50强。这两项国际大奖,让他成为被业界认可的世界顶级提琴制作大师。

2009年,许玉华受哈尔滨师范大学的邀请来到哈尔滨,成立了哈师大音乐学院提琴制作与维修研究中心,他也把家安在了这里,在这座音乐之城继续与提琴制作的不解之缘。



制作一把小提琴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每一把琴都是许玉华的宝贝。


“大师”愿当个“小学生”


如今,许玉华制作的小提琴已达世界顶尖水平,他的小提琴被诸多演奏家使用和收藏,其中包括林耀基、林朝阳、吕思清等著名演奏家,还有很多人专门向他订制小提琴。

许玉华制作的比赛级小提琴一把能卖到十几万元,普通的演奏级小提琴也能卖到五六万元。虽然技术越来越熟,但他做琴的速度却放慢了,一年最多只做5把琴。“做琴绝不能图快,更不能图赚钱,那样做出来的琴,就没了价值。”许玉华说,做琴有100多套工序,从选料开始,再通过锯、拼接、削平、开线槽、抛光、粘音梁、制作琴头,最后要油漆70遍至100遍,再让它自然干透,才算是完成。整个过程要两三个月,交到演奏者手中则需要半年以上。所以,每把琴都是独一无二的,凝结了制作者的心血,这些不是用金钱能够体现的。

对于自己制作的每一把小提琴,许玉华都视为宝贝,不敢有一丝一毫掉以轻心。郑荃教授曾说过,做琴需要经验,更需要悟性,聪明的人做10年才仅能找到一点感觉。许玉华一直记着这句话,他说,别人称我是大师,但我觉得自己才刚刚开始,还是个小学生,这辈子都要钻研下去。

除了专心做琴,许玉华还研究古旧提琴的修复、维护和保养,为提琴制作者答疑解惑,为提琴演奏家和师生提供服务。他还希望有机会能够在黑龙江省成立提琴制作协会,在世界小提琴制作界打造出一张中国名片。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