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小提琴老师新春祝福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2-08-02 12:59:27

2017

HAPPY  NEW  YEAR


大年初二是指农历一月二日,祭财神,回娘家都是一种很有特色的中国岁时风俗。这一天中国民间出嫁的女儿要回娘家,夫婿要同行,所以俗称迎婿日。 回家时要携带礼品,名为带手或伴手。

大年初二,出嫁的女儿会带着丈夫及儿女回娘家拜年。回娘家的女儿必须携带一些礼品和红包,分给娘家的小孩,并且在娘家吃午饭。不但如此,在过去,一家人也会选择这一天拍张全家福。孩子们都会提着鲤鱼灯去讨个好意头。大年初二回娘家的习俗,提供了一个聚会的机会,让许久未见的姊妹们,得以叙叙旧、话话家常。



全国小提琴老师

新春祝福视频

(上)





部分视频人物

盛中国:讲述学琴与人生



盛中国:人生就是一场远行




梅纽因之爱徒--金力




    Born into a musical family in Guangzhou, Jin Li started learning the violin at the age of five. In 1979, he made an exception when he was admitted to the Shanghai Conservatory of Music Primary school where he studied with Yang Jianhua. A year later, he was selected by Yehudi Menuhin to study music in England under the tutelage of Menuhin himself and David Takeno. During his four years at the Yehudi Menuhin school, Jin, an outstanding student, was granted a scholarship, gave many concerts throughout England as well as interviews on BBC television. Jin Li was the first violinist to perform in London's Barbican arts centre when it was officially opened in 1982. At the age of 20, he went to Indiana, USA to furtherhis studis with world renowned violinist Josef Gingold.

    In 1985, Jin made his American debut at New York's Carnegie Hall with the Roya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later that year, he was invited to appear with Yehudi Menuhin and the NHK symphony orchestra at the commemoration of the 40th Anniversary of the United Nations which was televised worldwide. He has appeared as soloist with the Central Philharmonic Orhestra of Beijing, the Leeds Youth Orchestra and BourmouthSymphony orchestra, and performed extensively in France, Belgium, Spain, Switzerland, Egypt, Romania and China. In 1999, Jin Li held aconcert in Guangzhou in memory of his teacher Menuhin.

    Jin li recorded Bach double violin concerto with Menuhin and the London symphony orchestra in 1981, and several violin pieces with Geoffrey Parsons in 1983. In 1998, six showpieces performed by Jin li was chosen into a CD, titled Violin Classic under the Philips label. In 2003, his first solo CD was released in China. Until now, Jin has made 7 solo albums which caused good reviews in the music lover scene. He is currently a first violinist with the Singapore Symphony Orchestra.

        金力出生于廣州的音樂世家,五歲便開始學習小提琴。在1977年,金力獲得上海音樂學院破格錄取。師從楊建華。一年後,他被梅紐因慧眼拔擢至英國學習。並且接受梅紐因和塔科諾之教導。在梅紐因學院的四年裡,金力出色的表現為自己贏得了全額獎學金及多場在英國各地巡迴演出之機會,甚至還接受了BBC之專訪。金力是英國著名的巴比肯音樂廳建成後第一位登臺的演奏者。在二十歲那年,他前往美國印第安那大學深造,並拜師于世界級名家金戈門下。 

        1985年,金力在美國之初試啼聲便是與皇家愛樂管弦樂團在紐約卡內基音樂廳演出。同年,他也受邀與梅紐因本人在全球轉播之聯合國四十周年音樂會中,與日本廣播協會交響樂團共同演出。之後,他皆以小提琴獨奏家的身份和許多交響樂團合作,如倫敦交響樂團,,柏恩茅斯交響樂團等等。1999年,金力在廣州舉行了紀念其師梅紐因之演奏會。現在金力的足跡和琴聲遍及法國,德國,比利時,西班牙,義大利,瑞士,埃及,羅馬尼亞及中國等地。

        1981年時,金力曾與梅紐因及倫敦交響樂團錄製了巴哈之雙小提琴協奏曲,並在1983年和帕森合作了一些小提琴曲目。1988年,在飛利浦公司的贊助下,金力錄製了內含六首小提琴演奏曲,稱作《小提琴經典》之唱片。2003年,他的首張獨奏專輯在中國發行。金力目前已錄製了7張專輯,深受音樂愛好者的好評。金力目前任職於新加坡交響樂團。



聚小提琴和指挥为一体的胡坤


胡坤是一位传奇般的小提琴家,指挥家及教育家。早在80年代就被巴黎世界报称为“一位无疑的伟大艺术家”,,...中国音乐家,特别是小提琴家在西方音乐界高调崛起”,伦敦斯特拉第杂志则誉他为“...近期音乐界涌现最具独特的弦乐家...当代最优秀的年青小提琴家。”


下面通过一些珍贵的音像资料来回顾一下胡坤大师的辉煌成就:


少年胡坤


胡坤生于成都,六岁随父亲胡惟民学小提琴,随母亲彭时俊学钢琴。他年仅七岁就随母亲登台并获奖。十三岁时,他在北京演奏了帕格尼尼小提琴协奏曲,轰动乐坛,被誉为“四川小神童”,

与父亲胡惟民教授学习小提琴


与母亲彭时俊教授同台演出



师从中国小提琴界的传奇“教父”林耀基教授


首获殊荣


十六岁获全国选拔赛第一名后代表中国赴芬兰西贝柳斯国际比赛,荣获第五名,轰动国际乐坛,成为中国内地有史以来第一位国际小提琴比赛获奖者。,成为中国音协最年轻的会员。中国唱片社为他发行了首张小提琴协奏曲专集唱片北京电视台及军影还为他拍摄了“第一个获奖者"等记录片并成为各大报刊杂志封面人物。


赫尔辛基西贝柳斯国际比赛中获第五名



西贝柳斯国际小提琴大赛奖牌



北京晚报对胡坤获奖发表的评论文章


宗师指导


获奖后,胡坤出神入化的演奏技巧,以及来自中国大陆的背景让他倍受西方世界的关注,也因此成为了二十世纪最伟大的小提琴家之一,梅纽因男爵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私人弟子;师从一代宗师之后,又接连在数个重大国际比赛得奖,获誉无数。


一代小提琴传奇大师梅纽因男爵单独辅导胡坤



1985年伊丽莎白女王国际小提琴大赛第四名奖牌



梅纽因大师与时任法国总统夫人授予胡坤梅纽因国际小提琴比赛大奖


职业生涯


胡坤在八十年代中期与梅纽因勋爵联手为EMI百代唱片公司灌制了专辑,并成为第一位与西方主流唱片公司Nimbus签订专署合约的来自中国大陆的音乐家,同时活跃在各大国际艺术中心以及顶级乐团演出,获得西方主流古典音乐界和社会各界名流的一致认可,演出足迹遍及世界各地,所到之处无不呈现场场爆满,一票难求的热烈场景。


EMI百代唱片公司录音



伦敦维格莫尔音乐厅演出海报




再创辉煌


小提琴演出生涯的成功,让胡坤有了不断进取的想法:1982年起,他就随中国指挥家徐新教授学习指挥艺术,之后又得到了世界著名指挥大师伦敦交响乐团主席科林·戴维斯爵士的赏识,对胡坤进行了慷慨私人指导并将个人收藏的指挥棒赠给胡坤。2005年二月胡坤又在伦敦筹建了自己的乐团---“胡坤与友”--- 第一个海外华人西式乐团,成员为伦敦的优秀中外音乐家,大力推进中西方音乐文化交流。


科林·戴维斯爵士赠送的个人收藏的指挥棒



指挥家胡坤



《莫愁女》代言人沈琤,小提琴家




    沈琤,小提琴家 ,南京艺术学院教授 、硕士生导师。

    中国小提琴学会理事,江苏小提琴学会副会长,江苏表演艺术委员会委员,“新古典”室内乐队创建人及艺术指导。曾任南京艺术学院乐团首席,南京爱乐乐团首席,江苏室内乐团首席兼副团长。 

    从教三十多年来,经常举办个人独奏音乐会、室内乐音乐会、师生 音乐会和讲学活动,曾与多家内外知名交响乐团合作担纲独奏或首席,演出足迹遍及日本、德国、法国、澳大利亚、美国、瑞典、挪 威、韩国、台湾等地。

    在全国艺术类核心期刊、省部级专业期刊发表多篇论文,曾出版教学示范录音带和教学VCD。荣获过表演特别奖、优秀表演奖、优秀教师奖、优秀编曲奖、国际优秀论文奖和江苏省政府海外留学奖学金。所授学生在各类比赛中获奖或考取国内外著名乐团和音乐学院。

    1995年赴日本演出担任独奏并在《千人交响音乐会》上担任中日联合交响乐队首席。

    1996年在上海交响乐团协奏下首次成功演奏了与著名作曲家何占豪作曲沈琤改编演奏而合作的小提琴协奏曲《莫愁女》。

    2000年 担任江苏联合交响乐队首席,受到第六届中国艺术节组委会的表彰。       2003年、2005年任教于南京国际音乐大师班。

    2006年作为访问学者赴澳大利亚悉尼音乐学院深造,并担任教学、演出、交流和科研工作,出席了“澳大利亚小提琴教学法国际研讨会”。

    2007年在悉尼举办个人独奏音乐会和学术报告等活动受到好评。

    2001年小提琴协奏曲《莫愁女》在南京首演并列入国家教育部高雅艺术进校园活动进行巡演,近年在山西太原,湖北十堰和苏州保利大剧院等地演出,受到广泛关注和好评。2016年11月在南京,与何占豪先生再次合作演出《莫愁女》受到广泛的关注和好评。




▼▼▼▼▼▼▼▼▼▼▼▼▼▼▼▼▼▼▼▼▼▼▼▼▼▼▼▼▼▼▼▼▼▼▼▼▼▼▼▼▼▼





全国小提琴老师

新春祝福视频

(下)




部分视频人物介绍


粉粹性骨折的独奏家-郑锦龙


郑锦龙自述:从粉粹性骨折的一天开始

2001年,我是荷兰皇家北部国家交响乐团的首席兼独奏,在一次交通意外中,我的左手手腕的骨头一边被撞裂。另一边被撞碎!到今天都少一块骨头,练琴多还会痛。拆了石膏后,我忍痛练琴。第一周七分钟,第二周每天十分钟。但是由于练琴过度,韧带没长好就发炎......只好重新固定三个月......再拆了石膏。左手比以前更坏了!

        练了三个星期......第一指第二指可以用了。第三指每一次下落,痛得流眼泪......第四指不论如何练......还差半个音!手腕不会动。僵直!所以乐团就向医院要求出一份专家鉴定,了解我还可不可以担任首席。因乐团不能长期没有独奏首席,就这样,我的命运被操纵在一些专家手中。七天过去,专家的答案出来了:如恢复得好,还可以做普通乐乐队演奏员,但是独奏家的路及作首席是不可能的了!理由很简单——因手组质韧带严重损坏,此外左手还少了一块骨头!

  这消息象晴天劈雳,我被内心的痛苦,外在的压力一时间压迫得无法支撑!突然发现,我周围有人幸灾乐祸,有朋友忽然变脸,有想争首席职位的,有觉得我没以前那样对他们重要了。更糟糕的,家庭也出现危机。由于断绝了职业收入,经济上出了问题,太太也提出离婚。当然,也有好心关心我的一些朋友,他们也电话不断......我被负面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压倒了,几乎每天只想着自杀。

  有一天我在想: 我真倒霉!所有坏事都找我!我是坏到头了!不可能再坏了。也就是说,我已到零了!我忽然记的我的一位老师说过:零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我已到了起点。

  宇宙,生命,由此而生!就象上面的小故事!我怀着感恩之心又看到:压倒我的力量是那麽大。如转换成正面力量,我会受益无穷!我又忽然明白是我的头脑使我这麽负面。是各种联想、回忆昨日的种种、是文化教育使我想自杀。而同时,又有头脑外面的力量使我明白这一切(也不知是否是一种开悟?)。我忽然想起曾有一部电影里释迦王子在菩提树下开悟成佛时说:I am the Lord(我是自己的主人,真我!正面的!)of my own ego(本人)。you (你们——我们的头脑)are pure illusion!(是幻象)——这是他庄严的开悟!而我是却是在厕所里想明白这一点(开悟!)。不过境界差不多,我明白了这“空无”的巨大能量就在我体内!.........!........!

  这时电话响了,对面是罗马尼亚国家交响乐团的指挥Alexandru Lascae。他说,郑锦龙,你有七天时间准备两首协奏曲,勃拉姆斯与莫扎特第四协奏曲!此情此景,让我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我立即答应七天后见!于是,我开始练琴,所有第四指的地方用第三指代替!不能用手腕颤音就用手臂来替代!实在要用第四指就找把位小一点的琴!就这样我演奏了这两部协奏曲。录音基本上无剪接。后来卖给香港的一家唱片公司。尽管有不准的音,但我觉得自己已经做到最完美了!



开创新纪元的张又小提琴教学

 《张又小提琴简易、高效》教学法总结

   一、现象

    近十多年来,张又小提琴中心的学生在国内各大比赛里频频群获大奖,常将各组前面的名次揽走大半。走进那从不招生的小提琴集体课“学校”,群群高水平、高规格的少儿小提琴轻松愉快、喜气洋洋的演奏让人膛目!6个20人左右的班,各班竟然有2/3以上的同学都是获国家和省级金银奖的学生!

    我国清华、北大等名校特长生历年难考,。可十多年来,该中心每年高考班报考生几乎全加了50——65分高考分,无一落榜,剩下的少数差生,总是全部考上音乐学院。

许多6——9岁的小孩,学琴一年半到两年半,就以“优秀”成绩通过中国音协六至八级!好些小学6年级至初中2年级的学生,可轻松而高质量地完成小提琴最高程度之一的《帕格尼尼协奏曲》(音乐学院高材生也极少有人问及)。而这些孩子,还都是其他功课很忙练琴时间很少的业余学生。

   小提琴是世界上最难的乐器!?这里却非常高效又非常省时!好像是一个神话?

  原来,“小提琴不难”是这里简易高效教学理念的铭言。

 

    二、简易高效理念:

1、音乐表达效果标准无限拓展,用高标准、高规格效果牵引技术.

2、让十年苦练的技术,一、两年轻松完成。故只搞规律性能举一反三融会贯通的技术,技术训练上尽量少做甚至“不做”而做:使大量纷繁的小提琴技术被演变为只几个简单有趣的多关性技术为主的技术;通过一个整体运行技术的穿针引线;过度到最高境界—音乐性技术(演奏家的娴熟技术感被有趣、有效地植入少儿早期教育中,短时期使孩童不知不觉就拥有了很高演奏技术储备。剩下的就是认识,认识到,演奏水平、级别、效果均到)。

    3、初中级认识与技术同步,高级认识为主:心到、想到即手到。

     (注:科学安排时段训练主次,并统筹兼顾其他。将技术间存在的“储备性、不知不觉性、影响性、“不做”而做性、跟随性、范围性等要素胸有成竹)

            ……  ……

 

      三、高标准效果蕴涵的立体感、均衡感是高规格要素

1、立体运行扩大深、宽范围(声音的起伏跌宕;色彩、层次的丰富多变……)

2、声音均衡训练:换弓挂弦音响,运弓速度、力量、音响、音质完全均衡(用身体“不倒翁”式科学摇动,引动本不动的右手同摇动的身体产生合力,心数小分拍验证均衡。起弓抓弦——换弓抓弦——无缝换弦——运弓粘连,声音紧密、通透而富有弹性)。

 

   

      四、简易高效技术

1、左手三项——分指;落指;换把落指揉弦(派生出单、双音阶换把、落指2个组合训练共5个练习)

 

  【1】分指(蕴含框架、指力均衡、指独立、指弹性、和弦、双音音位5个左手技术要素的强化练习)

    C调一把位——由G弦始保留3个手指弹动一个手指——随音高、音位由低到高依次弹动。

要领——食指、无名指对分——小指换弦转舵

 

  【2】落指(手指灵巧训练)

      要领——左手指指根关节为圆心点启动——如轻抛兵乓球自然弹落——拇指、手腕尽量放松。

 

  【3】换把落指揉弦组合练习

   A弦一、三把位——1、2,   1、3,  1、4指互为媒介来回换把——弹落手指——连贯揉弦运行其中。

派生1】单音音阶换把、落指组合

“拉警报”:——3把位始向各高把位——食指稳定去来连贯惯性滑动——其他手指起落于滑动惯性间——随惯性自然引出换把音阶(不换而换)

派生2】双音音阶换把、落指组合

在A、E弦3度双音1、3指——1、3把位来回连贯滑动——2、4指在1、3指滑动惯性间起落。

 

2、右手5项:上半弓;弓根起由短到全弓;换弓;D、G弦长慢弓;E弦高把位慢弓。

   开塞第一课——随弦音高低调整高、低8度音域——全部要求均衡。



 


品读之后,

愿享同感。


乘着音乐の翅膀

By the wings of the music


 


盛中国、金力、胡坤、张又等小提琴名家

小提琴同学们向大家拜年

点击“阅读原文”打开新页面


发表